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彪悍女王别想走

更新时间:2021-11-23 21:36:09

彪悍女王别想走 已完结

彪悍女王别想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怜咏絮 分类:穿越 主角:嘉鱼老君 人气:

主角是嘉鱼老君的小说《彪悍女王别想走》此文是怜咏絮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想要私吞货物的黑帮算计着上面派来的监管,杀手的世界,利益的纠缠,南嘉鱼能躲过这场精心设计的局么?这是因为这场局,南嘉鱼穿越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朝生默默地祈祷这个白痴能从那个防弹玻璃柜中出来。

“这样会让我们进入僵局的,你想一下。”南嘉鱼面不改色地说:“我们继续枪战下去,无非就是两个结局,一、我死了,或者北朝生死,我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人死了,剩下的一个必然很容易逃走的,这样以来,你从得罪要你命的杀手组织,变成了,得罪非要置你于死地”的顶尖杀手了,这将给你带终生的防不胜防。二、就是你被我们杀了,我们两败俱伤。我想这两个结局,都会让你不安的,况且,你还要损失数亿的钱,我觉得你应该考虑我的提议。”

货物终于从防弹玻璃柜中走出来了,他在众多保镖的护卫下,占据着射击的盲点。

这个射击的盲点,对于南嘉鱼来说是完整的盲点,对于北朝生来说,是一个半盲点。

什么是半盲点呢?

简单地说,就是北朝生只能利用子弹的反弹,击中货物,并且只有一次机会。

“南嘉鱼,你背叛组织,你知道规矩的,组织不会放过你的。”背靠着北朝生深呼吸了一口,开始大声地说话了。

他这次在提醒南嘉鱼,已经准备好了。

“北朝生,这是没有办法的,你要活着出去,我留下…”

“不可能的,我会杀你的,在我离开之前,我绝对不允许有人背叛组织的。”

南嘉鱼仰头哈哈大笑:“那你开枪吧,我死在你的手中,也好过死在别人的手中。”

货物与他的那些保镖们都在静静观看这好戏,坐山观虎斗也不过如此。

在射击盲点中看好戏,货物与他的保镖们完全不用担心什么,再说在南嘉鱼的周围还有那么多的持枪人,防弹玻璃柜就在几步之遥。

北朝生朝着南嘉鱼开了几枪,这些都是试弹道的。

子弹击中她脚下的水泥地,飞溅的混合水泥碎片击打在南嘉鱼的腿上,让她觉得有些生疼。

所有的人先是有些紧张,随后就淡定了。

“南嘉鱼,你不要逼我。”

货物也大声地喊道:“北朝生,你有种,就杀了南嘉鱼啊。别墨迹了,一个大老爷们,让一个女人站出来救,竟然还想杀了她,你不觉得可笑吗?”

北朝生站出来,他的枪口对准着南嘉鱼。

所有的人也不惊讶。

货物也不惊讶,北朝生与南嘉鱼站的位置就是射击盲点。

“南嘉鱼,是你逼我的,你后悔吗?”

南嘉鱼转身凝视着北朝生,微微闭上眼睛:“不后悔的,这是我们的宿命。”

枪响了,众人都看到南嘉鱼中弹倒在地上了。

他们的肉眼看不到子弹以高速穿过南嘉鱼的身体,减慢了初速度,击中钢板,这样子弹不会深陷钢板,而是反弹,反弹的角度正好是货物的眉心。

这种跳跃的反弹射击,让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

南嘉鱼倒在血泊中,她失去直觉之前,仿佛看到了那个会功夫会算命的帅哥了。

一切都结束了,杀手组织的大哥带着一群杀手才来到了仓库,解决了剩下的那些人。

“南嘉鱼,嘉鱼…”北朝生抱着南嘉鱼大声地喊道:“你不会死的。”

“朝生啊,直升飞机就在外面,赶紧送嘉鱼去动手术,你的枪法,我还是很相信的,嘉鱼一定没事的。”

北朝生抱着南嘉鱼的身体狂奔出去,他有一种预感,这一次嘉鱼会死的,她的身体在变冷。

被南嘉鱼撞在草丛中的那个帅哥终于醒过来了,肿着脸喃喃:“我会功夫,懂得算命,我的道术更精湛。”

他在与南嘉鱼身体接触的时候,已经动了手脚,将她封锁灵魂的封印解开了。

北朝生射出的子弹不会要南嘉鱼的命,他的枪法精准,如果她的灵魂封印没有解开之前,她不会死的;可惜子弹带来的能量已经让解封的灵魂穿越了。

没有灵魂的躯体,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南府后院最偏的一处阁楼,一个趾高气扬的丫鬟大声地喊道:“用冷水把她给泼醒。”

“梅姐姐,嘉鱼可是南府的三小姐啊,我不敢的。”

“菊香,你怕什么啊,夫人吩咐的,让她别歇着,她竟然偷懒睡着了,还叫不醒。”那个叫梅儿的丫鬟正是南府的正室夫人的贴身丫鬟,夫人娘家的人,自然在南府有说话的地位了。

这菊香是南府三小姐的跟班丫鬟,虽然平日里也不太尊重三小姐,可这用冷水泼醒昏过去的三小姐,她实在做不出来的。

“梅姐姐,我看三小姐多半是酷热中暑了,昏过去了,只需服用一些冰镇的杨梅汤,就能解暑了。”

“呵呵,她,就凭她的身份,能喝冰镇的杨梅汤?她只是一个臭不要脸的佣人生下的,在南府有什么地位呢!”梅儿边说边将桌上的凉茶泼在昏过去的三小姐的脸上。

菊香用双手捂着嘴,还是发出了“啊”的一声。

朝生,我还要在海边沙滩上等待你的浪漫求婚,我不能死的,不能死,南嘉鱼猛然地张开眼睛,感觉到脸上有水在滑落,一眼看到捂着嘴的菊香,另一眼看到拿着茶杯的梅儿。

古装?

我应该在医院吧,怎么会躺在这里,他们是护士?

古装护士?老大不会送我来主题医院吧,这口味也太怪异了。

南嘉鱼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也穿着古装,也没有输液的针管瓶瓶罐罐的,难道做梦了?

“三小姐,你醒了啊?真是吓坏我了。”菊香蹲下身体用衣袖擦拭南嘉鱼脸上的凉茶。

梅儿冷笑地用脚踢着南嘉鱼:“起来呗,继续做事,夫人等着要呢,别装睡了,下一次,我可要泼粪水了。”

南嘉鱼本能的第一反应,用手肘重重击打梅儿踢过来的脚。

疼,南嘉鱼也觉得疼了,平时她经过很强化的训练,手肘上的骨骼早就适应这种力道的撞击,怎么还会觉得疼呢?

疼,梅儿弯腰捂着脚,疼得流出眼泪,大声地叫骂:“你敢打我,你这臭不要脸的佣人生下的私生女,竟敢打我…”

南嘉鱼伸出手,很麻利地给了梅儿几个响亮的耳光。

菊香傻眼了,她的眼珠子瞪得比她的胸还大。

梅儿的手都不敢碰着肿得老高的脸蛋了,她说不出话来,哭啼着跑出去了。

南嘉鱼甩甩手掌,喃喃:“把我的手都打疼了。”

菊香这才反应过来,扶着南嘉鱼的胳膊,很小声地说:“三小姐,我扶你起来吧。”

“我是三小姐?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三小姐,你没事吧?这里是南府啊,你是南府的三小姐。”

“我叫什么名字?”南嘉鱼看着菊香,质问。

“啊?三小姐,你叫南嘉鱼啊。”

神了,如果是穿越,她一个丫鬟,未曾谋面的丫鬟怎么能知道我的名字啊?真不是穿越了?难道做梦,可刚才手分明很疼的,有疼痛,就不应该是做梦了。

“我真的叫南嘉鱼?”

菊香伸出手在南嘉鱼的眼前晃动了一下:“三小姐,你不要吓我啊,你刚才中暑了,不会昏头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了。”

好样的额,水涨船高,我怎么就成了南府的三小姐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菊香啊,我是您的贴身丫鬟啊。”菊香吓坏了,对着南嘉鱼用了敬语。

瞧见南嘉鱼刚才那熟练的,非常狠的打人动作,菊香吓坏了,平日里她虽然对南嘉鱼不算太恭敬,但也绝对不敢像梅儿那般的放肆。

此时南嘉鱼的形象,在菊香的眼中,犹如巍然矗立在一马平川上的山峰,顿时高大威猛了许多。

南嘉鱼不经意的一眼看到了梳妆台上的铜镜了,哎哟,我的妈呀,我的美貌与智慧怎么变成这般的平庸了。

这是我吗?

她走过去,双手抱起铜镜。

菊香吓得跪在地上:“三小姐啊,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跟着他们一起欺负你了,我再也不敢了。”

听到菊香的声音,南嘉鱼放下手中的铜镜,我去,我的美貌变成了平庸的姿色,在南府里好像也不是被待见的主儿啊。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南嘉鱼平稳地坐在椅子上,装成电视剧中那种古装女主儿的口吻,慢慢地说:“菊香,你起来说话吧。”

“谢谢,三小姐。”菊香站起来,低着头说着:“先前用凉茶泼三小姐的丫鬟是夫人的贴身丫鬟,叫梅儿。”

“夫人?哪个夫人?肯定不是我亲娘。”

“三小姐,你的亲娘曾经是府上的女佣,一次老爷喝醉酒,胡乱地与你的娘亲睡在一起了,后来你娘亲生下了你,最后你娘亲被夫人浸猪笼了。”

“等等,浸猪笼?我知道,该死的,真的还有浸猪笼的私刑啊。”南嘉鱼一掌打在桌上,将桌上的茶具震得直响。

菊香吓得又跪在地上了:“三小姐,我说的都是实话,夫人说是你娘亲勾引老爷的。”

“起来说话,说说这个恶毒的夫人,她又是何方的神圣。”

“三小姐,夫人不是神圣,夫人姓夏,单名一个凌字。夫人娘家的老爷曾是三朝元老的夏左相。”

“你说夏凌的爹曾经是左相?”南嘉鱼暗地揣摩了一下,这古代的左相如同现在的总理级别了,看来这女人趾高气扬,飞扬跋扈,还是有背景的。

“是的。”菊香听到南嘉鱼直呼夫人的名字,心中更是害怕了。

以前三小姐总是南府的人欺负,她也忍受着,丝毫没有怨言也没有这般的反抗。

虽然挂这三小姐的名头,但南府上下的人都看不起她的出身地位,从未将她当成三小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