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猛夫难养

更新时间:2021-10-19 22:59:53

猛夫难养 连载中

猛夫难养

来源:落初 作者:小奇小白 分类:都市 主角:光启小东西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猛夫难养》是小奇小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光启小东西,书中主要讲述了:夕月接到任务去古代养一个奶娃,只要这个奶娃长成正直善良的好孩子她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她走一步跟一步的小奶娃是怎么回事?  “姐姐,小洛洛怕怕,姐姐陪小洛洛一起睡……”  “姐姐,小团子欺负小洛洛……”  “姐姐,师傅欺负小洛洛……”  “姐姐……”  停停停,夕月扶额,谁欺负你就加倍的欺负过去!  已经长大的小奶娃邪魅一笑,“姐姐,你从小欺负小洛洛到大,小洛洛要‘欺负’你一辈子!”又所谓衣食住行乃人之根本。小奶娃的吃喝拉撒要抓吧?  这没问题!  吃喝,她有厨艺在手  拉撒,抱歉,她管不着。小奶娃的学艺生活要抓吧?  这没问题!  学艺,医术在手,师傅白送。  生活,打家劫舍,银子她有。小奶娃的的交友恋情要抓吧?  某奶娃欺身抱住夕月,代她回答。  交友?  有那么多的属下足够了!  恋情?  有她,足够了!有道是:幼时培养性格,长大确定人性。  可是,某女咬牙切齿,对压在自己身上卖力运动的某人怒目而视:“你的人性呢!”  某男邪魅一笑,空闲的手摸向一处的丰满,软滑的手感令他舒服的眯上了眼:“这不就是吗?”   小剧场《一》  “小夜夜,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姐姐,你帮我脱。”洛夜小小的嘴巴抿的紧紧的,眸中含泪,像是受到多大的委屈和惊吓,精致的小脸上露出这般令人心碎的表情,令夕月的心都萌化了。

“**服还挑人?”光启老人眉一条,额头滑下几条黑线,想着刚刚自己若是没有眼花的话,看向夕月:“丫头,我敢说,你要是给他脱了,这辈子你会栽在这上面。”

“什么这辈子下辈子的,老头子,我还想找个老公,哦,不,找个相公好好过日子呢,你别咒我。”夕月撇撇嘴,实在不能够理解,只是脱个衣服救个小屁孩罢了,哪还能牵扯到这些东西。

光启老人心里可是有点凝重,总感觉洛夜有些怪怪的,难道是他多想了吗?想想也是,毕竟等洛夜长大的话,这丫头早就已经嫁人了。

他这个是杞人忧天了吧。

“可能是你长的太磕碜了,把小洛洛吓到了。”夕月嘴角一撇,嫌弃的看着光启老人,平日里脏兮兮的,哪有什么仙风道骨的模样,不是隐居在世外桃源的人都非常的“世外桃源”吗,怎么放在他身上完全就成了老鼠屎。

好端端的坏了这么一副美妙的山水画。

“小洛洛,别被这厮吓到,咱们不理他啊,来,姐姐帮你**服,要是弄疼了说一声哈,姐姐这是第一次给小孩子**服。”夕月柔声的说道,在现代见多了比基尼等和谐的画面,夕月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脱起来。

而在一旁的光启老人则又被夕月的话呛的身体抖了抖,他瞧了瞧自己,虽说身上脏兮兮的,平时不善于打理,可是他若是打扮起来,也是一枚美男好不好,不然的话年轻时怎么闯荡江湖,怎么迷倒这么众多美人,怎么……

好汉不提当年勇,光启老人有些自恋的甩了甩头,美男的世界这丫头年纪轻不懂,不和她计较,可是,小团子又是怎么回事?

从今天一进来开始,小团子就安安静静的蹲在一旁,看着他们忙上忙下,现在两只毛茸茸的前爪捂着鼻子是怎么一回事?

捂着也就罢了,直溜溜的看着他又是怎么一回事?

光启老人下意识的闻了闻自己身上,没有什么怪味道啊,都是他自己喜欢的味道,闻上那么一下,多么的贴近自然,虽说他平常不洗衣服呗,但是他每天都洗澡哇?

光启老人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睛,这小团子,不管嫌不嫌弃,今天它这态度就表明了,他对它不会善罢甘休的,等哪天研究透了它的血,能够接触它了,他定让小团子了解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光启老人想的眼睛都微微眯起来,脸上挂着“ying荡”的笑意。

熟知光启老人的小团子看着光启老人这个样子,用主人的话来说,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没什么好事情,不过,这厮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还是主人身上的味道香,让它有种安心的味道。

待将洛夜脱光了之后,夕月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将洛夜放进药桶里开始治疗。

三日后。洛夜从昏睡中醒来,怔怔的看着屋顶上方,四肢隐约传来的疼痛感让他意识到,他自己被挑断的经脉正在恢复中,有知觉了,而在他昏迷过程,意识沉浮间,始终都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缓缓围住,这种感觉,有多长时间没有遇到过了?

转过头,看着睡在一旁的夕月,紧闭的双眸下是一脸疲惫之色,想必,这几日,为了他,姐姐Cao劳的太多了。

洛夜小心翼翼的将身体挪到夕月的怀中,头抵夕月的脖颈间,闻着令他着迷的味道,又睡了下去。

等洛夜再次醒来,只听到外面滴滴答答的,传来下雨的声音,隔壁的药房中则是夕月和光启老人的说话声。

视线转到药房。

夕月前几天捣鼓了一个新玩意,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在光启老人身上,令光启老人去蜂窝里偷取人家的粮食的时候,被大黑熊追了一个山林,原因无他,人家大黑熊只是单纯的求偶来着,谁让光启老人身上的味道太另它着迷。

当然这种药的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在离住的地方一定的距离后,味道会自动消失,这也是光启老人跑遍了整个森林却不得不回去尴尬局面,更痛苦的是,他在期间试了好多个办法,都解不掉,反而引来了其他的雌Xing生物。

原因有些难以启齿,和任何药物中和后,会散发出一股,嗯,就是欢愉之后的味道。

光启老人有些咬牙切齿,他是过来人,他当然了解这种味道,可是这丫头从哪里知道这种味道的?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依据现实了解这丫头的情况在,知道这丫头还是处子之身,可能是误打误撞,比较倾向于后者,可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似乎遗漏了什么。

这不,光启老人站在夕月面前一脸的控诉:“丫头,你什么时候将下在我身上的药解了去?”

要是再不解开的话,他真的要抓狂了。

“什么时候,你帮我盖好屋子,什么时候吧。不然的话想都别想。”夕月一脸的理所当然,不就是让他帮自己盖间屋子吗,有这么难?当时在光启老人面前提了这么一句,光启老人便跐溜一下,没了踪影,几天没有回来,要不是自己有一身的好厨艺,用食物诱惑他出来,真的不知道,何年何月他们会再次相见。

“丫头,你舍得让年纪一大把的我盖房子?”难道他在这丫头面前,就是一脸的劳苦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