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生命拔节之时

更新时间:2021-10-19 23:00:15

生命拔节之时 连载中

生命拔节之时

来源:落初 作者:不可言不可说 分类:都市 主角:齐杨林未迟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生命拔节之时》的小说,是作者不可言不可说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在我们的记忆长河里,每个人都会有那样的时期,它叫:拔节效应。茎秆类的农作物,从秧苗期经历了较为艰难、缓慢而漫长的初期生长,人们很难看到它的明显变化,但是一进入拔节生长期,生长速度就会大大提高。我们的青春也是如此,无论是叛逆的、沉默的还是乖顺的,都会忍受着自己的苦难艰难成长,而拔节之后,是疯狂蓬勃的向上生长,去实现属于自己的人生辉煌。“也许就是要尝遍了这中间的滋味,才能明白自己在寻找什么。”——林未迟“还好你还在,未迟,真的是未迟!”——齐杨“那个时候我就感觉我的整个人生都毁了,那时候我才十二岁。”——莫一笑“我叫楚程,我会回到我该在的地方。”——楚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妈,离婚吧。”林未迟将酒瓶放在桌上。

沈南方走到半道,转头捋了捋鬓角的头发看着林未迟:“回你屋子去,完蛋玩意儿。”

卧室门关上了,林未迟躺在床上开始刷校园贴吧。

贴吧里还是百年如一日的八卦、匿名水贴、还有些开小号抱怨学校朋友同学的。看了一会她就关掉手机了,走到窗边看着对面的宿舍楼。

宿舍楼已经有些旧了,是以前纺织厂留下来的,厂子垮了就变成居民楼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都是些什么时代的遗迹。

林未迟看见齐杨坐在桌边看书,时不时还写写画画的,这种距离还是看不清到底是在干什么的,林未迟也坐在桌边,看着桌上的书。

齐杨并没有林未迟看起来那样平静,他抽完烟上楼回屋看到齐建设坐在屋里看电视,进屋就闻到一股酒气,他进门沙发上的男人也没有抬眼看他。

他妈妈没回家,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回家了。

齐杨很难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就在这一年内,世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他开始知道小巷里每个人的窃窃私语,知道原来家里除了争吵还有丑闻,也知道了原来自己的生活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一般无二。

就像是附在身上的膜被撕开,眼睛耳朵鼻子嘴,都真切的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难以言喻。

“你妈背着你爸找男人。”

“你爸知道了吗?知道了吧?不然不会打架打得隔壁、隔壁的隔壁都知道。”

“这样的女人哟,真的是不守妇道,是我就打死了。”

“齐杨,是不是真的?”

“齐杨,你看见过吗?”

“齐杨……”

“齐杨……”

齐杨捏着笔,书上的英文单词都变了形,一排一排,密密麻麻。像是扭扭捏捏在嘲笑,也像是街坊四邻在看笑话迸发出的评价。

他走到窗户边看着楼下的黑暗,有几盏路灯还很配合的闪了两下,然后坏掉了。

齐杨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自己还要持续多久,也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按了三下打火机才把烟点燃的时候他心里那股难以言喻的烦躁又从心底上升出来,林未迟在玩手机,他俩就这样无声地对望着。

齐杨的情绪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但是他也变得越来越隐忍。

林未迟看得出来,从他记大过之后,齐杨就越来越隐忍,就像是埋在地里的炸弹,不知道什么事情会让他爆炸,反正威力一定不小。

也许是不久以后,也许是很久以后。

再醒来,齐杨刷牙的时候看着齐建设房间的门是开着的,齐建设睡觉永远都不关门。

什么毛病?

齐杨看着桌上剩下的半瓶白酒,收拾好了下楼吃早饭,在弄巷口子有家点点早点,老板娘的女儿叫点点。这会还有零星几个穿着实验中学校服的学生,齐杨要了一笼小笼包和一杯豆浆,再加了个茶叶蛋。

刚坐下就看见同样穿着校服,扎着马尾背着书包的林未迟坐到他对面。

“一碗粥。”语气里还有没睡醒的鼻音。

齐杨看着那碗里的白粥,说:“你就喝一碗粥?”

“你不是还有小笼包吗?”说着林未迟从筷兜里拿出筷子就往嘴里送了一个,接着说:“一个就好了,我减肥。”

本来齐杨还在走神的思绪回到林未迟的身上。

宽大的校服被她改了,就是因为她太瘦了。

齐杨抿嘴,摇了摇头。

走到校门口两人才看见已经穿上夏季校服配肉色丝袜的莫一笑,外套还是春季校服。

“早。”莫一笑就是那种,学校无论什么招人嫌弃的古板校服,莫一笑穿在身上都是一股女神范。

修长笔直的腿就能让一些包藏色心的人无法自控。

“早。”林未迟淡然的开口,双手揣在兜里。

“我跟你说你们班的那个蒋司南,真看不出来,有钱。”莫一笑丝毫不理会周围人的目光,整个校园里露腿最早的就是她了。

齐杨和林未迟都没说话,莫一笑说的人是他俩最先在那个班级认识的人。

在北城,能自立门户开铺子的人都不是生活太拮据的,蒋司南家开了一家五金店,阔绰是有的,就是小市民气息不变。

很多东西都是深入骨髓的。

蒋司南是莫一笑在高中的第一位“客人”,学生价,打八折。

“不过人品真不怎么样。”莫一笑从不避讳这些,以前在初中她就这样了。

上课铃刚响的时候林未迟和齐杨才从后门进,看着黑板拿出书。林未迟在书上放了手机,手机就震动了两下。

林未迟没有理会,看了一眼坐在第三排的蒋司南。

齐杨拿着书也看着蒋司南。

莫一笑“接客”有个习惯,学生的话,半年不接重客,一般刚开始就会说出来,蒋司南明显不是个懂事儿的人。

课间蒋司南走出教室的时候林未迟跟着他一起出去了。

齐杨也假装上厕所。

“林未迟你怕不是傻子吧?这是男厕所!”齐杨听见蒋司南被踹在厕所门板上的声音,也听见了蒋司南骂林未迟的声音。

“做事要懂事,不会做事就不要学成年人那一套。”林未迟说得很隐晦,但是齐杨听着还是脖子上一哽。

他能想象出林未迟脸上的表情,甚至能感受到她心里的怒气。

林未迟能因为别人骂莫一笑一句烂俗的话就直接抡板凳,蒋司南的行为也能够让林未迟动手了。

齐杨看着是早读下课的课间,厕所也没人,就回座位了。

数学课开场五分钟的时候林未迟坐到了回到了座位,齐杨看着她依旧风轻云淡的样子,不见蒋司南。

“残了?”齐杨不敢想象。

“叫嚣着和我没完呢。”林未迟翻了翻书,想了想还是把书放回了抽屉里。

“等课间操陪我去趟小卖部?”林未迟现在才开始回早读课上的消息。

齐杨看着黑板,尽力集中神经去听老师在讲什么,皱了眉:“才刚吃完早饭,你不是减肥吗?”

“刚揍人揍饿了。”林未迟笑了一下,已经点开了视频,开始看电视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