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庶妃当道

更新时间:2021-11-24 23:23:41

庶妃当道 已完结

庶妃当道

来源:落初 作者:墨七攻 分类:都市 主角:燕姜沈逸 人气:

主角是燕姜沈逸的小说《庶妃当道》此文是墨七攻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逆天改命,血泊中乱世重生。  她是公主,也是怀抱仇恨的一缕幽魂。  夫君虚情假意?姐妹两面三刀?皇后紧逼迫害?再世为生,她又怎能任凭旁人欺辱!  斩夫君,惩小三,迫皇后,步步为营!  怀中秘宝成了掌控天下的钥匙,各路美男接踵而来,谁是真心谁又是假意?  然她浴火飞翔,管你是真是假,只要敢算计,她定叫那人生不如死!  携手天命,这乱世,终将在她脚下臣服!  且看娇弱公主如何睥睨天下,傲世为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谁?”萧锦瑟急急开口,双手紧紧揪着掌心帕子,激动的脸红唇颤。话才落她便觉得不对,轻咳了下掩饰过来,又笑着打趣道,“可是我认识的人?”

燕姜脸颊闪过一丝羞红,睫羽微颤,眸光四飘,埋头捂住了发红的脸,呐呐道:“不,不认识……”

萧锦瑟眼中露出不信,但随即还是笑盈盈地打探道:“那你说说,是个怎样的人?”

燕姜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山露水。她状似娇憨,苦思冥想了好一会,才撑着下颚,星眸里满是潋滟笑意:“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待人温和,总笑着……”她说着,渐渐低落下来,目光中带了些许似有若无的幽怨,跺脚娇声道,“总之,就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萧锦瑟心里面“咯噔”一声,尽管面上还维持着笑意,实际却在心里把燕姜骂了个狗血淋头!

听她的描述,这活脱脱就是沈逸本人!明明她昨日还对沈逸冷着一张脸,今天却又作出这幅幽怨的模样,果真是个下贱坯子,里外不同样,专门勾引男人的好奇心!

心中这般想着,萧锦瑟却依旧调笑道:“瞧你这样子,到底是谁家的公子啊,竟把你的魂儿都勾了去了!”

“哎呀姐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燕姜不动声色,依旧是一副小女儿家的娇羞状,却决口不说那人的姓名。

殊不知她此刻越是如此就越让萧锦瑟生气,果然就听身边人仿若不经意般说道:“不过我瞧着那个三殿下对你也不错,你不妨考虑考虑,毕竟他那出身和地位都是不错的!”

哪里不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燕姜眉峰高挑有些惊讶,随即摇头:“姐姐这话可不敢再说了,若是被皇后娘娘听到,只怕又要责罚咱们了!”说着,她小心压低了声音,“更何况我心中已有良人,三殿下的事,还是算了吧!”

萧锦瑟见她丝毫不为所动,不由气得牙痒痒。眼下再待下去也只是徒增烦恼,她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起身道:“见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眼下我还得去娘娘那儿请安,就先走一步了!”

燕姜表面和善点头将她送了出去,却在转身的刹那,恢复满目冷清。

萧锦瑟来此的目的看来是信了宫中传闻,想来确定她跟林思齐之间的关系。不过眼下她估计后悔死自己来了这西凉殿,凭空添了一股子怨气!

沈逸沈逸,她竟然一心念着那个男人,那自己就偏偏要说心仪对方!

如此心情愉悦地度过了一天,燕姜晚膳过后忽然想去园子里走走,于是唤了柳岸一起,寻了条相对安静的石子小道一路向着御花园走去。

夜晚的时光总是会勾引人心里一些不好的回忆,燕姜沉默走着,脑中翻滚的都是前世那些糟糕记忆。

然而在这其中夹杂的另一个想法,就是她必须尽快在宫中找到一个能帮助自己的人。不然只凭借这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迟早有一天她还是会成为皇家利益纠纷下的一颗棋子!

似乎是她想得太过出神,直到柳岸一个劲儿拉扯她的衣袖时,燕姜才终于回过意识抬眸。却不料在看清前方正好站着的那个人时,瞳孔猛地收缩。

她敛去所有的情绪,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人。

“公主,”沈逸看着她淡然一笑,“身子可好些了吗?”

“托王爷的福,已经无碍了。”燕姜神色淡淡,一刻都不想多待下去,“若是无事,燕姜先行一步。”

“公主且慢!”然而这一次沈逸却没有让开,他屏退柳岸,横档在燕姜面前用一种十分不解的眼神看着她道,“恕本王唐突,不知是何时惹了殿下,竟使得你次次见我都是如此表现?”

燕姜眸光微震,冷意渐深。

她抬眸与沈逸直视,看着他眼底潜藏的那一抹冷漠,却是笑了。

“沈王爷说笑,燕姜见你不过三两次,何来招惹一说?只不过是燕姜出身低微,高攀不上王爷罢了!”她说着,表情渐露嘲讽,“人多口杂,燕姜总要顾忌王爷的名声……”

“我不在乎!”忽而抬高了音调,沈逸蓦地上前一步靠近燕姜,用一种极其热忱的目光望着她,“虚名而已,本王从不在乎那些。本王在乎的,只是以心交心。”

他的目光十分热切,烙在燕姜身上却如针刺般让她难以忍受。她所认识的沈逸绝不会是莽撞至此的人,然而未等她开口,就又听得沈逸道:“我知你心中所想,也明白你的苦楚,但本王若是认定,旁人是绝对干涉不了的!”

燕姜眼睛圆瞪,满目皆是惊疑。

这人疯了不成,满嘴都是说得什么胡话!什么心意什么苦楚,难不成他已然知晓自己重生之躯怀带的怨念?

不对……燕姜脑中倏地划过一道利光,她目光幽深看着沈逸自说自话的深情,心里面却隐隐觉得惊疑不定。

见燕姜似是愣住,沈逸微一扬眉,二话不说就欲上前执起她的手。

“真是有缘啊沈王爷,咱们又碰到了。”

不料横空冒出来一个声音,堪堪打破这方略带暧昧的气氛。

燕姜猛地回神,不自觉地后退一步抬头望去,却见是林思齐正站在沈逸背后,满目调笑,好整以暇。

沈逸眼中添了几许烦躁,然在他转身之际却又将其很好地遮掩。他眸色沉沉望着林思齐,面色冷清:“的确是很有缘。”

哪里看不出他的不悦,林思齐却浑然不在意,上前几步站在他与燕姜之间:“王爷与公主有什么要紧事吗?”

并不作声回答,沈逸沉沉盯着林思齐,良久才简单答道:“这不关三殿下的事。”

“说得也是。”林思齐邪气一笑,目光狡黠,“不过今日是我先与公主殿下约好了,沈王爷若是有事要说,恐怕得推后了。”

说着似乎还嫌不够,他侧身冲着燕姜潇洒一笑:“公主殿下你说呢?”

林思齐的每一次出现都恰到好处,虽然有些过于巧合,但对燕姜来说却是一场及时雨。

“三殿下说得是,”燕姜静静看着沈逸,朱唇轻启,“我与他今日还有些事情要谈,王爷若是无事,可否给我们行个方便?”

这逐客令下得太狠,沈逸面色一僵便觉得有些尴尬。他目光炯炯盯着燕姜的脸,似乎是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然而看了许久,却只轻叹一声,淡然一笑道:“既是如此,那本王便先行一步。只是今日之话皆出自本王真心,还请公主明辨。”

说罢也再不理会林思齐满是挑衅的目光,转身离去。

燕姜看着沈逸悠长背影,眼中神色越发冷凝。对方刚才看似无意的嘱咐,却让她心中的怀疑更多了起来。

作为一个谨慎小心的男人,他不可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就对自己说什么以心交心。那些话乍听之下是唐突,可仔细辩驳起来却是为了让她安心。

但自醒来到现在,与沈逸接触不过两次,何以见得对方会认为这些话说出口,她就能安心?

唯一的可能,就是早晨自己故意说给萧锦瑟听的那些话了。

用一根线将这两件事情穿起来,必然存在着一个中间人。燕姜的心中莫名有了些想法,她抬头,却见林思齐正一瞬不瞬盯着自己,倒是一点也不在乎她的冷漠。

“今日之事,再谢你一次。”

林思齐眼中诧异掠过,邪邪一笑:“不用客气,就当是我还你的。前日在花园说得那些话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燕姜摇了摇头:“你已经还过我了,昨日在凤仪宫的事,要不是你请来父王,只怕我也免不了那顿责罚。”

林思齐闻言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小事一桩,毕竟你被罚也是因为我的缘故。”他说着,忽而眉峰一紧,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地看向燕姜,“不过你既对沈王爷没心思,今日为何又……”

看出他眼里的疑惑,燕姜冷然一笑:“你以为我愿意吗?若是早知道他在这里守株待兔,我宁肯烂在西凉殿,也不会出来!”

“此话怎讲?”捉到这句话里面的关键,林思齐诧异开口。

燕姜盯着林思齐看了好一会儿,脑中将整件事情过了一遍。她需要一个帮手,一个能在关键时刻拉她一把的人。而纵观整个皇宫,眼下怕是只有林思齐看起来最为靠谱。

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她神情严肃道:“有一件事,我需要三殿下帮忙。”说着,她将唇凑向林思齐耳边,低语地将心中怀疑纷纷道出。

林思齐的目光从百无聊赖到惊疑不定,最后看着燕姜,用一种相当古怪的语气道:“为何最近发生的事情,总是冲着你来的?”

燕姜一怔,不由得心中苦笑。

这里面缘由太多,她三言两语又哪里说得清楚。避不回答,她故作高深反问道:“三殿下不如给句痛快话,肯不肯帮我这个忙?”

“这个……”林思齐的眼神忽然变得相当深邃,他略一扬眉,玩笑般地开口,“公主殿下生在帝王家应该知道,这世上可没有白来的好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