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快穿之都怪我祖宗

更新时间:2021-11-24 23:23:48

快穿之都怪我祖宗 连载中

快穿之都怪我祖宗

来源:落初 作者:花酒渔父 分类:科幻 主角:沙滩沙滩椅 人气:

《快穿之都怪我祖宗》由网络作家花酒渔父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沙滩沙滩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某日,自带亮瞎狗眼主角光环的天道君一脸严肃地出现在了某人面前。天道(神秘莫测):小扇子啊,你知不知道为毛你一直单身狗啊?遗扇:......因为没人配得上本扇?(颇为自得)天道(捂住光环):瞎了你的狗眼,敢觊觎本道!遗扇(白眼翻花):......(沉默是离别的笙箫)天道:开玩笑啊,其实那是你前几世的晚辈因你生活一团糟,怨气冲天,就诅咒你以后还是孤独终老,别再祸害别人了呗!遗扇(精神抖擞):嘿!调皮的小龟蛋们,给老娘等着!这是一个身处于高科技时空的,不羁放纵爱自由的十世浑人老祖宗,在天道的帮助下重入轮回,回到前十世再次祸害小辈们的故事,当然,让晚辈们过上HE也是极好的,调教小崽的同时CP也是有的。PS:这里的老祖宗指的是家族网的名义上的辈分,并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然,这还包括客居此处的,当年名声赫赫的昭王遗洛。

“爷,长公主殿下已经回到府上了。”剑影偷偷瞧了瞧他家主子,小声提道。

早早已经穿戴完毕的隽秀男子轻倚在窗前,一身清澈的蓝衣白裘,玉簪束发,面如皓月,身形略显消瘦,年近五十而无须,一瞧便觉此人温文尔雅,雅人深致。

“也该是要回来了,继续游下去,恐怕我日日无法安眠。”男子呢喃。

剑影默然,“望主子保重身体。”世人不解为何品貌不凡的昭王要住在公主府上,虽是成王败寇,但是以当今的气度,昭王殿下想恢复自由之身,简直易如反掌。

但只有剑影明白,他家主子自出生泥潭后便以最高位为目标,徒然擦身而过,便觉人生没多大意义了,所幸他家主子在遭受失败的同一日,遇见了带领百万雄师缓缓归来的灼眼非凡的长公主殿下,同是曾在泥泞中挣扎过的人,不同的是身为女子的长公主殿下却更为果敢,浑身充溢着昭王殿下从未有过的生气。

好奇,赞叹,惊诧,一系列复杂陌生的情绪都是让这位惊世男子得以继续留存的助力。

虽不知殿下与公主如何谈妥条件,但是,剑影只需知道,主子比任何人想的都要重视长公主,即使这种重视,渐渐偏离了原先的一切,不过,只要主子想要的就行,剑影垂眸。

“待她休息好,便过去探望探望这位贪玩的长公主殿下吧。”昭王收紧了了苍白的手掌,带着不显的期待与欢欣。

终于归来了,我的,殿下。

回到寝殿的某位公主殿下正在大睡特睡,轻纱暖帐微微只能遮掩她那极为狂放不羁的睡姿。

等了大半天仍不见人起床的昭王殿下,终于按耐不下想见某人的冲动,便自行探入了遗扇所在的闺房。

来人轻手轻脚,躺着的人貌似毫无所觉。待昭王一手抚上橙色纱幔,隐约能看见睡姿颇为不雅的某人。

“亲爱的昭王殿下,您老这是打算想做什么呢?”带着沙哑的嗓音让昭王的心跳不由得一顿。

昭王轻笑,荡漾着仿佛无边的笑意,接着一手直接撩起纱帐,慢慢坐到某扇床边,极为顺手地替她拢了拢锦被。

“公主也该休息好了吧?”

“殿下?”屋外至今才有所察觉的青刺立马反应过来。

“无碍。”遗扇悠悠回道。

“哦,几年不见,怎么您竟然干起了偷香窃玉的亏心事呢?难道闺心寂寞啦?”遗扇扯开被子,坐直身子。

“并无,只是知道殿下异于常人,我一来,你便会知晓,这就算不得偷摸了。”男子缓缓出声,同时伸手理了理某扇睡歪了的睡袍,指尖似乎冒着灼人的热度。

“哦?王爷真是自来熟啊。”遗扇挑了挑眉,深觉某人双商不在线。

“既已成为你亲爱的,那不亲密些岂不是对不起你说过的话?”昭王打趣道。

遗扇眼睛瞪直,“昭王殿下真是脸皮极厚,又不会看人脸色!”

昭王但笑不语。

“那接下来您老要不要再待下去呢,本宫可是要换衣裳了?”装作无意问道。

“哦,那真真是极好的。”一派君子端方的模样,说出来的却堪比流氓。

遗扇下床,拿起早就搭配好放在椅上的衣裙,直接就在昭王殿下的眼前脱下睡袍,一件一件换上新衣了。

视线触及那晶若灵山玉雪,修长而纤细,玲珑有度的身子,昭王苍白的面容瞬间便染上了一层九月柿子红,眼神略闪烁不安,衣袍下的双手轻轻颤抖,本来想移开的视线变成了温润无息的包围,目光静静地笼罩着了整个人儿。

只有这一次了,一生可能终此一次,昭王终是绷紧了身体打算悄悄地完成了心中可盼不可及的大事。

之后,却闪躲不及。

遗扇看着他先是大胆无礼而后却避之不及的行为,颇为无奈,本来想搞事情看好戏的,可是现在成为被看的那个了,虽说自己并不在乎在外人面前果不果的,毕竟当初在战队里一大群人还一起跳进池里泡澡呢。

只是这可是皇族中的老男人啊,此次回来,竟然变得如此明目张胆,这次真的是自找麻烦了。

之后老男人还极为热心地单膝跪地为她穿好鞋呢,遗扇单手捂脸,有点想问候一下魂归黄泉的皇祖父是怎么教儿子的,怎么养出了这么个玩意儿来。

浑身焕然一新的遗扇长公主殿下见鬼似的快步走出房间,身旁跟着清瘦俊逸的昭王殿下,众人安然无事地干着自己的活,头也没多抬,反正对于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早已看透了,当初的鬼见多了,再见只道是寻常了。

只是得为我们迟钝的长公主殿下默哀三秒钟,该是她身同感受的时候了。

坐在饭桌上的遗扇恨不得离某男一万三千里,然而娘的,是男人吗,这是男人吗?正常的男人会这样粘人吗?

本扇可从未没想过找男人啊,怎么就,看看不断给她夹菜的昭王殿下,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个奇葩的老男人呢。

“怎么了?我的脸上可有不妥?”以良家妇男为目标的俊美男人略带疑问地看着遗扇。

“昭王殿下您这是遭遇什么了?能恢复正常吗?”岂止不妥,简直崩人设了好吗?某扇忍不住问出口。

昭王莞尔,认真回道:“殿下,没别的,我只是很高兴你终于回府了罢了。”真的,如重获至宝。

遗扇不由一愣,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王爷阁下啊,用餐时间咱们就别开玩笑了,我怕我的胃承受不住,消化不良啊!”

“噗嗤”站在门口的剑影和青刺轻笑出声。

“给老娘麻溜滚蛋!”接收到长公主杀人般的视线,两人快速退下。

幸亏之后昭王总算是正常一点了,遗扇安心的吃着美食,品着珍藏的潋滟桃花酒。

饭后,在红梅林披着青色大氅溜达消食的遗扇,仍旧跟着专属的人形挂件——昭王殿下,不过风吹花颤的美景早已卷走了遗扇内心的燥意。

“咳咳、咳咳”断断续续从身后传来的咳嗽声打断了某扇赏梅的意趣,“我说昭王殿下,您身子不适就早些回房歇着吧,就不必陪着我在这受冷风吹了。”

“无碍的,咳咳,殿下不必担忧,须臾便好。”男子压低了咳嗽的声音,苍白着的脸却变得更加惨白了,绘不上一丝病态的红。

遗扇瞄了瞄昭王这虚弱的神色,“罢了,反正今儿也看的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来日再继续吧。”

昭王眼帘微颤,轻声应道:“好。”

“咳咳咳......”回到房里的昭王咳嗽并未如他所说的短暂便好。

“爷,您何必急于一时呢,陪伴长公主殿下的日子长着呢,您养好身子才是首要的,要不还是宣太医看看吧?”剑影急道。

“无妨,只是前几日都休息不好,凉着身体而已,小小的病就无须劳师动众了。”昭王躺在榻上,喝了口热茶回暖身子。

“可是,爷,您身体本来就比旁人要虚弱些,不好好照顾的话......”

“无碍的,她此次回来,不知道何时又会出去,再不抓紧时间,许是再也见不着了。”昭王微微叹息,抬眸望向窗外,声音悠扬缥缈。

剑影此时有些不敢看他家主子的表情了,每次这样,准是死寂般的面容。

站在门外的遗扇岿然不动,面无异色,示意落后一步的御医留下便转身就离开了。

她离开后,昭王盯着房门久久不动,眼皮稍合,总是怕太远见不着,又担心太近了惹人心烦,这么个度又该怎样掌握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