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斯德哥尔摩:血肉之躯

更新时间:2021-11-22 21:44:00

斯德哥尔摩:血肉之躯 连载中

斯德哥尔摩:血肉之躯

来源:落初 作者:丫片子 分类:灵异 主角:贝蒂罗柏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斯德哥尔摩:血肉之躯》的小说,是作者丫片子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个有精神病的女孩得到了心理医生的帮助。她爱上他了,却很快亲眼目睹了他的死亡,被凶手囚禁起来。警察接到失踪案是一个月后,调查发现,事情的严重程度远远超过他的想象,牵扯到的人和事让警官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本文极度烧脑,你不可能猜到结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黑褐色,暗红色,脓黄,渗着绿色的坏死体液,隔着破旧肮脏的止血布,散发出腐烂的臭鸡蛋味。男人不为所动,几天里,他一直捧着一本书皮是纯黑色的字典厚笔记本,用一只白色的钢笔写个不停。

“你会生病的。”贝蒂提醒他。

威尔脖颈的伤口还没有经过任何处理,脑海中那咧开的刀口像恶魔的眼睛死死盯着贝蒂。

“没事。”威尔头都没抬。

贝蒂只好包裹在沾满经血的脏衣服里,继续缩在墙角边。

————

罗伊开着一辆几乎快要报废的汽车,副驾驶座上堆满了快餐盒与几包吃剩下的汉堡,后座上更是一片狼藉。车内唯一体面的便是这个刚换的车载音响,正放着莫扎特最后留下的《落泪之日》,诡异多变的曲调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罗伊总算来到了伊万斯的心理咨询室。

那是一栋复古式三层别墅,外观看起来宏大带有古老韵味。整栋别墅的主打色是暗灰与蓝绿色,视觉上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周围是犹如树林般茂密的绿植,其中还有一块小菜地,里面种着一些罗伊叫不出名字的蔬菜。具罗伊推断,这里同时也是伊万斯的家。

现在是16:06,罗伊祈祷着有人能为他开门。

敲了三分钟,屋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罗伊只好弯下巨大的身体,想从门下方的投信窗口里观察一下。

刚蹲下,门就开了,猛地击打在罗伊脸上。

“天呐!警官,您没事吧?”

开门的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金色短发,不到三十岁,身材高挑。穿着红色高跟鞋和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

罗伊捂着红肿的鼻子站起来,给她看过警察证后便摆了摆手,直接略过女人就往房间里钻。

“警官,您有什么事吗?”女人面露不悦,双手抱臂,说到:“如果是来心理咨询,请您明天早点来,营业时间是十点到下午四点。”

“我来找人。”罗伊从口袋里翻找出伊万斯的名片展示给女人看,问到:“他在哪里?”

“你找他干什么?”女人皱着眉头,眼神充满敌意。

“这个不方便跟你说。你是谁?他的助理?”

“我是他夫人。”

“不好意思,你没戴婚戒,所以我...失礼了。我叫罗伊,敢问小姐?”

“薇洛·安妮斯顿。”

“那么安妮斯顿小姐...”罗伊扬起眉毛,继续问:“所以伊万斯医生不在吗?”

薇洛瞪了罗伊一眼,却不好得罪警察,说:“刚送走病人,他需要休息一会儿。如果你有急事,可以在这里等他。”

薇洛转身要走,却再次被罗伊叫住。

“来杯咖啡,两块糖,不加奶,谢谢。”

目送了安妮斯顿离去的身影,罗伊简单的环顾了一下一层大厅的布局。整个大厅的底色是冷色调,大部分是忧伤的蓝色,而家具却是清一色的白,这种视觉上的暗示似乎对于心理疾病患者来讲,是无利而有弊的。

罗伊坐在沙发上,舒张身体,用最舒服的姿势向后仰去,不得不说,这种真皮沙发真的好舒服...

不知不觉中,罗伊闭上了眼睛。

【“趴下!快趴下!”

“那傻大个!快趴下!”

枪响时,罗伊还是没能看到那个持枪的歹徒在哪里。

房顶?窗口?难不成躲在水池里?

正在他茫然的四处乱看时,子弹朝着胸口射过来,幸好队友拉了他一把,子弹只打中了手臂,不然,罗伊的生命就将结束在他二十四岁的夏天里。

这是他第一次中枪。

紧接着,第二三次中枪接踵而至,一颗伤在大腿,另一颗因为狙击手手抖,仅仅擦伤了腰部,算是他命大。

同事鲍勃说,罗伊就是人形盾牌,自从有了他,局里的人就没再受伤过。】

高跟鞋踩着木地板,传来暴露动向的声音。罗伊朝右后方看去,果然是安妮斯顿端着咖啡过来了。

咖啡的苦涩在空气中漂浮,罗伊尝了一口,根本没放糖。

“伊万斯医生做这个工作多久了?”

罗伊放下咖啡,也不打算再碰它。

“七年。”

“工作地点一直都在家里吗?”

“不。以前在伦敦工作,我们结婚后,他就在家里开了咨询室。”

“哈哈...伦敦有心理问题的人不是更多吗?”

从安妮斯顿木讷的脸上看出,她不喜欢这个笑话。

罗伊尴尬的咳了一声,继续问:“你们结婚多久了?”

“三年。”

“有孩子吗?”

“没有。”安妮斯顿补充道:“他不喜欢孩子。”

“你是全职太太吗?还是有别的工作?”

“罗柏不希望我出去工作,所以我一直待在家里。”

“我没看到佣人,这么大的房子,难道是你一个人打扫?”

“每周末会请清洁公司打扫一次。”

罗伊装模作样,故作深沉的点点头。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该问些什么问题,只是在兜圈子,毕竟其他同事都是这么做的,他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才能提出那个最重要的问题。

“伊万斯医生每天接待几个病人?”

“两到三个。”

“夫人知道贝蒂这个孩子吗?”

“贝蒂?”安妮仔细回想了一会,摇摇头,“你是说罗柏的病人吗?他工作里的事我从不过问。”

老婆从不过问丈夫的工作?她是不是撒谎了?天呐...办个案子怎么这么难!?罗伊抿着嘴吧强撑着微笑点点头。中过弹的三个伤口代替尴尬的他隐隐作痛。

“罗伊警官。”

清润,温柔的嗓音在罗伊右侧响起。他转头看去,男人站在楼梯口,正往这儿走过来。他揽住安妮的腰,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

他皮肤很白,深色的头发,眼睛是海蓝色,英俊的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

他好像刚睡了一觉,身上穿着浅色绒布睡袍,罗伊一直以为那是女人才会穿的布料。

“我们在工作室里谈吧。”他跟罗伊握了握手,仿佛早就知道罗伊会来。他自我介绍道:“我是罗柏·伊万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