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末班车来的有点晚

更新时间:2021-10-19 23:09:18

末班车来的有点晚 连载中

末班车来的有点晚

来源:落初 作者:地虫马铃薯 分类:玄幻 主角:老姐朱涛 人气:

地虫马铃薯新书《末班车来的有点晚》由地虫马铃薯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老姐朱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高城下,无数人群齐声大喊!他是全人类的公敌,引发无数次的灾难!因为他!世间如今混乱不堪,充满着颠覆人们认知的一切![我明明是英雄好吧!]朝着城下所有人大喊![是我!是我改变了世界,是我带来了一切未知,是我!!!给你们带来了无限可能!]对天狂啸![历史因我而改写,我将永存于历史之上!我!乃!英雄!!!]颠覆思想的生物,颠覆世界的知识,颠覆认知的世界!生与死,生物与非生物,未来与过去!乃至神与魔的传说重新演变!“人终逃不了一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上了车,寻找着口袋中的零钱,不断摸索着。

思绪随着时间,忍不住回想起,刚刚的一切,真的真的太长了。

“刚刚真的只是打了个盹,做的一个梦?”

回想着梦中的细节,身体越来越困,眼皮也开始沉重起来。

................................

[........我这是在哪?从上面掉下来,一直一直掉下来,过了多久了?还没有到达尽头?]

......................

“吱——乓——!!!”

[喂~你看!]

[发生了什么?]

[快快快,快叫救护车!!]

一位过着马路的少年,身体被一辆失控的小车撞飞几米远,身体一动不动趴在地面上,血液很快的形成了血泊!

[好困啊.....奇怪.....不应该是痛的死去活来的?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好困啊!!]

......................

[墨维!墨维!]

好像有人在叫我~!好像很悲伤,哭了?

[病人现在很危险,请家属稍微离开下!!我们要进行手术了!!!]

好困~

...................

三个月后

[你都已经睡了三个月了,怎么还没睡够啊~家里你爱吃的零食都快被“多多”吃完了~]

这三个月期间,父母每天都来照顾和探望。

..................

三个月前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刚出手术室,一对父母马上冲前。[医生,医生,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情绪激动的母亲一直拉着医生的手臂,不停地哀求着,想要尽快听到平安的消息。

医生迟疑了下。[命是保住了.....]听到这,原本激动的母亲,慢慢的松开了手。[不过,意识不是很清晰,可能要过很久才能醒过来。]

[....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母亲,一下把眼睛睁大。竖起了耳朵,想认真再听一遍,心里认为自己刚刚一定是听错了。

[你先别着急!这只是可能而已,可能,只不过这时需要家人的多多陪伴,这样也许可以尽快醒过来。]

[医生,赶紧的,还有下一台手术呢!]

[好的!我知道了!]

医生有点犹豫的样子。[我先走了。]说完只留下了哭泣的母亲和默默承受的父亲。

.....................

看着只能用医疗管,一点一点的灌着流体食物的孩子,母亲又一次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哭啥哭?孩子听到了多难受啊!你先出去,我来吧!]父亲让母亲离开休息会,自己在一旁的看着。

[你说你多少个月了,你妈每天在那哭,心脏又不好,要是又有个什么意外.......唉!]父亲默默的帮孩子擦着身体,说了几句,打算离开了。

[我先走了,已经请了最好的护工照顾你了,接来我和你妈可能要出国散散心了,再这样下去我怕她会承受不了了。]

说完,父亲离去的背影随着房门悄然的关上。

......................

断崖下为深渊,下为死,过岸为活,浓雾弥漫。

“恭喜你活过来了,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通过的人。”

“从今天开始,你将踏上神的领域!我叫亚,他是阳,你日后的同伴。”

亚,伸出了右手,他们两互相的紧握着。亚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还没问你呢?你叫什么?”

[我不过是一名苦僧人,不值一提,非要一个称谓的话,可以叫我,净尘!]

........................

睁!

本应还在沉睡的墨维,猛然的睁开了双眼!

一旁的看护人,突然被吓了一跳,迟疑了下,按下了床头的按钮,便开始大喊。[医生!!!医生!]

全身无力,动弹不得,一但想要用力,筋,关节,就像被撕裂般疼痛。

[呃......额呃呃呃....]喉咙像被火燃烧,明显的肿痛感。每想要发出震动声时,就像在伤口撒盐一样。

几个人白色人影在眼前晃去,眼球劳累不堪,跟不上视线了.........想要休息.......

.....................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刚从病房出来的医生被母亲追问。

[小墨他很好,刚刚醒来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接下来他会不间断的醒来,很快就会恢复正常作息。]

听完松了口气的母亲,道了谢便进房看望了。

....................

一个月后

[啊——!]身体只要稍微挪动就疼痛不已,整个病楼都是痛苦的叫喊声!

[没事没事,放轻松!放轻松!]

[呼~]忙完后的护士和医生都松了口气,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样?医生!]一旁焦急的父亲忍不住发牢骚了。

[睡了一年多,身体动都没动过,筋肉都已经僵硬了,这康复训练还要多做啊!]

[唉!现在也没什么可求了,就慢慢等他好起来吧!只是每次看着他那么痛苦,我都不忍心看着了,身为男人什么都帮不了。]

......................

病房内

[我想吃肉,红烧排骨,还有芒果。]

一旁喂着粥的母亲眉心皱了皱。[你没听医生说?要忌口,等你好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先忍忍。]

[对了,你现在想起什么了?]只从醒来开始,墨维的记忆已经出现空缺了,被撞的事情一并丢失。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妈你好烦啊!记得都记得,我啥都记得,不就忘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至于吗?]

[这样最好,你可别骗我啊!]

[知道了,知道了。]

............................

两年后

从医院彻底解放已经过去一年之久了,如今见到现在的家也还是有种违和感。

[多多!过来!]

随着呼喊,一只二哈就叼着鞋,屁颠屁颠的过来了。

当初只记得有只狗叫多多,却忘了模样,回去下了一跳。

[真乖!撸你狗头哈哈!!]抓着哈士奇的头就是一顿乱摸。

死里逃生后,对于至今的生活都感觉像梦一样,自己的家居然是个有钱人家,一辈子都不愁吃穿,是别人羡慕的命啊!

就是没啥切实的感觉,总觉得还是低调点好。

对于自己的记忆,其实一开始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随着时间,周围的事物也一点点想起。

[可是还是想不起自己之前是个怎样的人。]

管他呢?好好享受现在的高中生活吧!难得把之前欠的学业补上来。

[多多!]

把来到身边的二哈一把抱上,墨维吃着零食搂着二哈,在大厅里躺着看起了电影。

.........................

桌面的手机,不断闪烁着消息。

嗷~

等电影看完后,墨维被睡着的二哈压的动弹不得。

手机的灯光不断闪烁,墨维想要伸手去拿,又怕动作太大吵醒身上的二哈。

用尽全力,手指勉强触碰到手机。[你个死狗,回头得叫人好好溜溜你了,重死了!]

随着手指的滑动,手机解锁了消息。

班群难得有消息,平时都死气沉沉。

王:知道?听说这学期班上要转来个女生耶~

潘:女生?好看?有照片?叫什么?

成:就是就是,有没有照片?

王:没有。

成:切~没有说个毛啊!

王:尼玛,你就知道看看看,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就算漂亮你泡的到?

成:............

随着王的发言,群里又冷了起来,再也没有一条消息了。

[哦~新同学?]

看完就把手机随手丢在沙发上了,一点一点的吧二哈从身上挪开。

刚起身沙发上的手机就响起了电话。

[喂!妈!]

电话里头马上传来抱怨的气息。[你怎么回事?这么久也不打个电话给家里,一个人在外面住都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啊!除了上学还能干什么?]

敷衍的回答好像引起了更加不满。[谁知道你干了些什么啊!没事跑离家这么远的地方读,肯定有什么问题。]

[哎呦!都说了多少遍了,迟早都要离开家的,这提前体验体验下嘛!]

[最好是!你要是遇啥事了,记得马上给家里打电话啊!]

[知道了,知道了!]

[嗯~就这样吧!]

就在以为可以挂电话的时候,老妈又唠叨了起来。

[哦!对了,你爸天天都问你在那边干嘛!担心着呢!放假的时候好好陪陪他。]

[行了行了,才开学多久就说放假了,就这样先吧!!拜拜!!]

[...你这小子..........]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房间内的灯光被打开,一下明亮起来,二哈也摇了下尾巴。

[好饿啊!先吃东西吧!]看着手机里的外卖软件。[算了,都吃腻了。]

从柜子里翻找着东西,找到了一包狗粮,倒在了二哈的盘子里。[你说你,吃的狗粮比我吃的饭还贵,什么味的?.......]

墨维盯着手里的狗粮。

[想什么?不行!再这样就饿傻了,得吃东西了。多多!!]

二哈的耳朵立了起来,很快又放了下来。

墨维走到二哈旁边。[还不起来?]双手疯狂的撸着狗头。

很快二哈就彻底被弄醒了,可还是睁着眼不想动。

[赶快给我起来了~吃完带你出去溜达溜达。]

看着墨维去拿狗绳,二哈马上兴奋了起来,快速的跑到盘子处,吃完了就在门口处转圈圈。

看着兴奋过头的二哈。[急什么等我换身衣服,带起你的铲屎工具先。]

[来!自己背着!]二哈很顺从的把小书包套在背上,紧接着是狗绳。

[出发!]

刚出大街上,街上依旧灯火通明,热闹的气氛,吵杂让人很快放松下来,融入这街道中。

[走,先吃烤肉!!再吃拉面!!]

汪~

[老板,烤肉全部来一遍!]

[好咧!]

提着大袋肉串,跑进了拉面馆。[大份拉面!加辣!加蛋!]

.................

[慢走!]

嗝~

[走了,去公园溜溜,就回去了!]

这里的公园以生态为主题,所以面积特别大,公园周围环绕的都是些未深度开发的山林,仅仅只是给山上修了条道路。行人大多都会围绕山上转一圈,呼吸下山林里的空气。

[好了没啊!还走啊!再上去连灯都没了。]

墨维硬扯也扯不走,二哈执意要上更上面的地方方便。

[怕了你了!]打开了手机的电灯。

左绕右绕的二哈终于找到了个自己喜欢的位置,准备方便。

[怎么就非要跑到树林里?蚊子多死了!!]

啪~啪——!

不停地拍着向自己袭来的蚊子。

完事的二哈,终于准备离开了。[走走走!!]

墨维快速的跑出树林,回到道路上,手臂和腿上早已被叮的鼓起十几个包。

墨维被蚊子叮的又痒又疼,弄的心烦,只想快速下山。

“.........不要~....”隐约的动静传到耳朵里。

[不会吧!真有人有这种癖好野战?那些什么人啊!蚊子叮,蛇,虫,鼠,都不怕?厉害啊!]

墨维望着黑暗的树林深处,又看了看地上反光的套套。

[............]墨维默默地关了电筒,走了进去想要了解更多。

[坐!]随着命令,二哈原地坐着了。[乖乖在这等着啊!]

汪~

“不要~嗯嗯嗯~”

[哇!这么刺激得?]声音越来越靠近,墨维身体开始弯下腰,隐藏在了树丛间。

[这!!!!........]墨维的视线深深被眼前一幕吸引了。

三名陌生男人,将一名女生绑在了树上,衣服被扒下。

[捆绑?这么厉害的?]

就在看的入迷时,一股湿热的气息吹在了脸颊上!

[!!我靠,叫你等着的,怎么就跟过来了?]被吓着的墨维一把将二哈按在地上,趴着。

“不要啊~救命救命!”

看着眼前的女生脸颊泛红,眼里略带泪水,还有半脱的衣服,让人着迷。

[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校服?哇!这么劲爆的?拍下来拍下来!!]

拿起了手机在录视频了。[太黑了吧!什么都看不清!]

“唔唔唔!!”

三名男人开始上下起手,抚摸,扒开女生的衣服。

[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堂堂高中生就敢在外面干这些。啧啧啧!!]

咔嚓!

一道闪光照亮了一切,手机拍下了女生的模样。

[跑跑跑!!多多!!跑!]

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墨维撒腿就跑了。

汪~

[妈蛋,他妈那个不要命的敢拍老子!!]

[抓住你就死定了!]

其中两人准备追上。

[抓尼玛呢?还抓。跑了!被人发现就等着坐牢吧!]

听到最后一人的发言,两人不甘的反方向跑走了。[艹!]

一条狗加上一个人,飞快的跑下了山,来到人群中。

[哇!吓死,他们没追来吧!]喘着粗气的墨维,弯下身子大口换气。

一旁的二哈,一脸轻松的样子。

墨维紧盯着刚刚拍到的照片。[哇塞~这女的这么漂亮的?怎么就玩的这么嗨?这么骚的?]

如往常般的上学,如往常般的课间,却多出了不同的话题。

王茂和潘诚继续议论着昨天的话题,新同学的话题。

潘诚:嘿!听说新来的同学是重点中学转来的,还特别漂亮呢!

王茂:呵呵,又他妈在这吹水了?你听谁说的?

潘诚:...........

王茂:说不出来了吧!整天就知道吹水,除了吹水你还会什么?

二人不欢的离开了,回到各自的座位,男生们也散去,议论着游戏。

[我倒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漂亮呢?.....算了也不关我什么事!]

.......................

铃铃铃的放学声响起。

[嘿!]背后传出了声音,胳膊熟练的搭在了我肩上。

[有钱佬,怎么这么孤单的?一个人回家?]

一如既往的冷嘲热讽,少数知道我家庭情况也是目前一人住的地方的邻居。

[怎么不像上次一样来个豪车接走呢?]

自从上次看到在家门口被接走后一直纠缠。

[啊~都说了,我没钱........]

他故意的说出了后面重复无数次的话。[钱都是家里的,只是我家里有钱,我没钱~不关我事!]

[得了吧你!说出来谁信啊!全家就你一个独子,早晚不都是你的?]

一如既往的难缠,相对于他,我更想低调点,他的性格太麻烦了!

[噢~我还有社团活动,等下还要陪妹子逛街!先走了。]松开了搭在肩膀的手臂,跑开了。

礼貌而不失风度的对着他笑了笑。[终于送走了这个瘟神。]

[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跟他有太多交集啊!]

[美好的周日,世界的新开始,啊!多多的狗头可以撸一整天了。]

正当开始这么想的时候,现实往往不如意。一个熟悉的车牌,熟悉的车型出现在马路对面。

来到车子旁边,车窗打开了。[怎么了,又有什么事?]

[哎呦!我的小海,海爷,海公子。你可真能耐啊!几个月跟家里人断了联系一样,连电话都不接。]

[前几天不是才通过一次?]

[我的乖乖,几个月就那么一次两次电话,后面你老妈打不通电话,还闹着报警呢!]

[有没这么夸张啊!]

[没这么夸张,我也不用出来接你回去了,上车吧!]

还没等后面的车门打开,后座的多多就拼命的想要伸出头,可惜被车窗挡住了。

.......................

车子朝着家里的方向开去

一旁的多多,把嘴拼命凑过来,呼出的口气就快传到鼻子里。[坐!!]

[嗷......]发出了低沉的唉叫后乖乖趴着。

[你这算非法入侵吧!]

周强的视线不断的从后视镜瞟过来。[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正当的请了开锁公司的人开的门。]

[卧槽,敢再随便点?这就给你开了。]

周强打着方向盘轻蔑的说道。[唉!这年头谁都不好过,开锁的都快没饭吃了,难得有个生意,谁不做?]

车内一片的安静,也只能发着呆看着窗外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总觉得车窗外的天空一直一直都好安静啊~”

门院的大门打开,车灯缓缓的经过。不一会,引擎声熄灭了,车内的灯光刺着双眼。

[海少爷~起来了!起来了!]

一旁的二哈最先醒过,跳下车,一旁等待。

[额~]

拖着睡意下了车,缓缓的像好几层的大宅走去。[嗷嗷嗷嗷!!!]忍不住的伸着懒腰。

[回来啦!饿了吧!来来来快去吃饭,做了你爱吃的炸排骨了。]听到车声的老妈第一个出来迎接了。

[行了行了,你回去歇着吧!搞的我身娇肉贵似的,多不好意思啊!]

[说什么呢?你不是我宝贝儿子啊!怎么就不是身娇肉贵了。]

进了屋看见老爸坐在饭桌上,安静的看着挂在墙上的电视。

[你看,老爸都没你这么大惊小怪,这才是有大人物的气息嘛!坐怀不乱。]

听到这,老妈隐约的发出了一声。[切~]

[你就不要引的你妈揭你爸老底了!]一旁的李姨从一旁走过。

[???发生了什么?]算了不管了,吃完赶紧睡吧!

[来多多!!来多多!快来!]门外的王伯拿着厨房里的肉引着二哈,二哈想都没想就跟着了。

“也好,不用我帮它洗澡了,可以一个安安静静地睡了,还要做好的饭菜,回家就是好,就是太唠叨了!!”

[多吃点,自己一个人住,都瘦了多少了啊!又黑又瘦的!]

面对此时的家常菜真的毫无抵抗能力,只能拼命的解决了。[嚼嚼嚼嚼嚼~!]

一旁吃着的老爸冷不丁的来了句。[在学校怎么样?]

[还好吧!]

[什么叫还好,不是还要规划好自己的以后?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没怎么想啊!就先读着呗,以后再说啦!]本来还开开心心的吃着饭的,接下来的一句话,心情都没了。

[叫你读书是去玩的?哈!没打算,那你这书也别读了,反正读着那破玩意也学不到什么。]

一旁的老妈听到不淡定了。[嘿!读书你都管的着?读书怎么了,孩子现在不就正是读书的时候?!]

[你懂个屁,我这是让他好好想想以后该干什么,应该干什么,好有个打算!]

这两人怎么今天跟吃火药一样,一碰一起几乎就快要吵了起来,真不明白当初怎么在一起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饭桌上又安静了下来。

[我先洗澡了!]说完趁机离开了饭桌。

[呼~还是泡在浴缸里舒服。]

.........................

等出来时工人都一个个离开了,回到员工各自的房间内了。

[怎么又不吹干头发,老的时候痛风你就知错。]一出来就被老爸说了。

所以才说唠叨。

[唉!知道了知道了。]

无奈的拿起了风筒吹了起来。

怀恋啊!这软软的床。刚在床上滚了几圈,手机的屏幕亮了起来。

[怎么你没回家?看你家都黑的。]

啊!是瘟神啊!

[正是回家了,才黑的。]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回家肯定舒服吧!]

看到这,我只能“呵呵”了。

[还不睡,少玩点手机。]站在我房间门口的老爸熄了灯,关上了门,离开了。

愉快的周末就要结束了。

总的来说偶尔回一次家还是不错的,虽然唠叨。

吃着中午饭时,老爸突然开口了。[你在学校里,有没交女朋友啊!]

[咳!]喝水都快呛到了。

老爸喝汤,盯着我,好像很严肃的样子。[有就记得带回家看看啊!别藏着掖着,到时候赶紧接婚!]

[咳咳咳咳!!!]

[你发什么神经啊!这么小就说这些!]说完老妈好像犹豫了下,又补充到。[你交女朋友可给我看清楚点,别交那些看中你钱的,别给人骗了!!]

看着我不出声继续追问到。[听到没有!]

是我思想太落伍了?跟不上节奏啊![你看我像个有钱人?你放心吧!]

[谁知道你,别到时候带个什么人回家。]

[.....知道了知道了!]

吃完最后一顿饭后,准备回到学校的住所了。

[记得给我多点打电话回来。]

等一旁的二哈跑进了车里,便关上了车门。[知道啦!知道啦!]

扭头就跟周强说。[走吧!]

[呦!这么快不多说会?]

[玩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怕这个了,叫你走就走,赶紧的!]

说完车子就朝向学校去了,路中周强提起了一件事。

[对了听说,你们班要进来个新同学,女生还挺好看的!]

[我去!你在我身上装监控了吧!]

周强笑了笑。[哪呢?你们不是有个家长群?上次给你开会不是加了嘛!]

[怎么不是我爸或我妈,变你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忙,去不了,不就我顶了咯!]

这就好办了。[这就好说了,强哥!]

[别别别别!!你这么叫受不起准没好事!]

[强哥!]笑脸满面的把头伸了过去。[以后我请假,不去的时候就拜托你了!!!]

[这我可管不了,我只能如实汇报。]

[强哥!强哥~]一只大手把我推回了去。

[切~!]

.......................

来到住处,已经晚上了。

[自己小心点啊~别被再撬门了!]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走了。

进了房门,收拾好一切,准备睡觉了。[嘿!怎么还不吃?]

二哈的碗里一块狗粮都没少。[王伯都喂了你什么啊!嘴都吃刁了。]

[我不管你了,爱吃不吃,我先睡了!明天星期一呢!]

.......................

学校

[啊~热死了热死,升什么旗呢?热死了。]王茂大口的喝着水喊到。

[————]突然班内一片安静,这时候应该是班主任来了。

她就像是野兽一样,四处瞄着我们这群羔羊。[欧亮!王茂!潘诚!跟我来。]

说完三人就在教室门口,被简单的交代了点东西便离开了。

.....................

不久,班主任身后就领着个女生走了进来。

[新同学?哦~这就是?]

女生缩在了班主任的身后,没有看到样子。

[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下新同学!廖弋婷!大家鼓掌欢迎!]

班主任让出了身位,那名女生走了出来,轻声细语的说着。[大家好,我叫!廖弋婷!希望跟大家好好相处。]

说完顿时掌声四起。

潘诚:你看我都他妈说了,漂亮吧!

王茂:...........欧亮你说!

欧亮:额.........嗯.........

搬着桌子的他们从后门进来,放好了座椅,开始闲聊。

[咦!!是真的长好看啊!还有点可爱!!]

海维抬起了手机,打开了相册,把手机的照片跟台上的新同学比对了起来。

只是像而已?新来的连校服都没有啊!不应该啊!可是怎么会这么像呢?

[喂!]

后背突然被戳了下,吓的手机赶紧收了起来。

[变态?偷拍人家!]

[没有,我像是那种人吗?]回过身来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庞。

[........你不是像,简直就是好吧!]

两人互相直视,气氛尴尬的很。

[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像我这么好的人天底下难的一见啊!]说完急忙回过身去,假装看起了书。

[我不信!除非你给我看看你手机!]后背又被戳了几下。

[不信算了。]用轻蔑的态度来减少对话。

不久后后背又被戳了下。

[哎!这题怎么写啊!]

真的好麻烦啊!女人这东西![我也没写,不会。]

脸色瞬间变化开始生气。[你看都没看!就说不会!]

[好好好!我看看。]敷衍的回头看了几下,看着她手指指着的题目。

一秒,二秒,三秒。[不会。]

如果说之前像是憋着的气球,那么现在就是爆炸的气球了。

[什么不会!!你明明写了!快说!!!怎么写的!]

哇去!这年头还有这样的求人方式?

[说了不会就不会。]准备回过身去时,被扯住了衣服。

[你要是不说,我就告诉新来的,说你偷拍她!]

呦呵还威胁我。[说呗!有本事就说呗,反正又不关我事!!]

被气的接近发狂![你!........]

[你以为你学习好了不起啊!在班里还不是个不起眼的懦夫,在这嘚瑟什么?废物!]

说完后,两人就不再理会了。

[女人,真麻烦!!]

海维下意识的看了看坐在后方的新同学。

..........................

下课时间

人散的散,在外面打闹的打闹,在座位待着的待着。

一群人聚在了新同学周围,人人都想认识她,不过全是女生,男生被挡在了外面,又不敢上前去。

看着窗外。

[欧亮!]一群人喊朝里喊了声,在座位的欧亮就乖乖出去了。

[下次自己自觉点,知道没?]领头的从欧亮手里拿了些钱,在欧亮脸上扇了扇。

那群人离开了。

眼前有个体格好大的人,遮住了视线。[喂喂喂!不会这么糗吧!]

王茂,潘诚,班内恶霸啊!齐了。

[出来下!]

[你叫我走就走,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故意的提高声调吸引注意力。

[你最近很拽哦!]

快来人叫老师啊![一般般咯!]

[你***!!!]一手抓住了衣领连同周围的座椅一同倒在地上。

[不打你一顿,是不知道错的!]

噗~拳头打在了胸口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趴在地上的视角看到了些东西。[....原来如此!难怪!]看到了不远处的丁敏在偷笑!

[你们给我过来!!]门口的老师赶到大吼道?

办公室

一沓课案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长能耐了啊!你们两个,平时干点坏事就算了,现在都敢玩校园欺凌了是不是!]

两人默默不出声。

[通知你们家长来!!]

两人想说话却不敢说话。

[给我马上打电话,不打马上滚蛋走人,回家待着退学去!!!]

二人听到马上慌了神,极不情愿得拨打着电话。

[喂........妈......我我.....在学校.......]

搞不懂明明只是来玩的,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为什么这时候对这种,这种对于他们来说无所谓的学习,这么关心呢?

一番通话后,他们的家长急忙放下了工作赶来。

这时老师看向来。[海维,你先回去吧!]

刚出的门口隐约听见。[我告诉你们,要是再发生这种事,再去惹事生非,马上捡包袱回家。现在通报批评给与处分,记过!!!]

等两人回到课室时,看着早已等待的海维。

[哟,两恶霸回来啦!真不知道读的什么书啊!这种人读书有必要?]又看向了坐在自己后面的丁敏。[看来学习好还真有点用啊!如果我跟他们一样的成绩,估计被打死也没人帮吧!你说是不是啊!]海维的脸凑了过去,放低了音。

[你他妈别太拽了,信不信出了校门要你死!!]

[哎呦!哟好怕啊!这算人身威胁?我需不需要跟老师说下,报个警先啊!]

看着海维的嘴脸,带头的王茂忍不住了,高大的身躯一下来到面前。

食指按在了海维胸口。[你他妈别太拽,你个废物有种单挑啊!!!]

实力的差距摆在面前,海维并没有出声。[废物!!有种叫老师过来啊!我好怕啊~]

上课铃声响起

[啧啧啧!没种的玩意!]王茂在全班的瞩目下笑话着他。

女生,男生,最后的视线都投向了海维上,就好像看待失败者一样的目光。

.....................

像往常一样的回家,手机突然来了条短信。

看了一眼信息。[今天怎么样?]没有理会关了手机屏幕,埋头前进。

哔~!

汽车的喇叭声响起,海维看向路边的车子。

[你怎么在这?]

周强吸着口烟,趴在车窗上,嘚瑟的说。[没有,就是来看看被人打的怎么样了。]吐出的烟,遮住了眼前。

等烟散去时,才看清眼前抬起头来的海维。

乓~

车门被猛的甩上,地上的香烟火星四溅。

周强冲上前,抓住海维的胳膊。[怎么了?不是解决了?听那老师说已经收拾了那两个辣鸡啦!]

海维站着一动不动,眼睛开始红了起来。

[哎呦!我的大少爷,哭什么哭啊!来来来上车先!]

周强抽了几张纸伸到了海维面前。[要不要找人教训下那两个王八。]

海维擦着眼泪,哽咽的说着。[不用了,就两个垃圾,不值得,不值得。]就像是安慰自己一样,重复了几遍。

[行,听你的,不哭就好,我送你回去吧!]

[嗯~]海维的心情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拒绝了。

[来,吃饱了好上路。]二哈咬着海维手中的火腿肠,三两下吃完了。

海维看了看周围。[差不多了,走!]

只见二哈趴在地面上,不停地嗅着,一路追踪着某些东西。

一个普通的小区,家家户户的灯光大开。

[原来离我家也不远啊!这么近的?难怪天天在公园。]

跟随着气味,来到了八楼,站在了一户人的门外。

[就是这了?]

“这里就是廖弋婷她家?我居然跟到她家了,我居然知道她住哪了。这种感觉好兴奋啊!总感觉以后会很好玩!”

傻傻的站着一分钟后,海维准备离去了。

[怎么饭呢?!!饭呢!!!]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吼。

[饭饭饭饭饭!!!一天就知道喊,自己不会弄?!!是不是我就不累的?!一回来还要服侍你!!!]女人的埋怨开始了。

[都是你!!!死去哪了!一天到晚在家有空也不会帮帮家里!]男人开始责怪了起来。

嘭~!

传出了猛烈的关门声,随后家庭里爆发出了争吵!!

汪~!汪汪汪!!

门外的二哈对着门内吼叫。[走吧!多多。]海维拉了拉绳,带着二哈离开了。

..........................

[嗯.......]

“家庭不美满,长期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心里多少会受影响。自然要发泄,所以很容易就踏向了援助这玩意?”

[嗯........这样就能合理解释了,为什么之前这么大胆在公园玩制服捆绑,还多p.......可是.....校服怎么回事?....]

因为一直盯着她看,她也顺着这强烈的视线看了过来。

“卧槽,怎么看过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海维把视线慢慢的移开了,为了不显的慌张,极力的压制着过大的动作。

[喂,问你个事。]海维叫了叫一旁闲聊的丁敏。

[哇!你个大学霸还有东西问我?呵呵说来听听。]

[你说一个跟我们一个年纪,却跑去当小姐的,这种人怎么想的?]

[啧~]丁敏咋了下舌,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你这算是变态?]

[没有,就是好奇而已!]

丁敏随口应付着。[谁知道呢?要么本来就是那种贱,要么就是有苦衷吧!]说完继续与一旁得闺蜜聊的热火朝天。

[苦衷?就算家里再怎么样,也不应该去干那个吧!搞不懂!]上课的海维一直纠结着这一问题,全无听课的意思。

老师看着神游的海维。[海维,你来写下这题。]

听到自己的名字,一下回过神来。呆呆的站了起来,扫了一眼题目。

[好了。]从黑板上走回了位置,黑板上的题目已经作答完成。

[我都还没讲过这解法,你怎么就会了。]老师疑惑的看着。

海维不好意思的说这着。[稍微预习了下。]

老师继续回头讲着题,还轻声的提醒了下海维。[下次给我把书拿到桌面上来。]

海维这才发现,自己的桌面,只有一个本子和笔。

[哈哈哈~!!]全班笑了起来。

海维这才从柜筒里拿出一本破破烂烂的数学书,摆在桌面上。

[哈哈哈哈哈哈!]全班又笑了起来。

[嗤~]一个清脆快速的声音被海维捕捉到了。

“这是廖弋婷的笑声。”

“好在意啊!为什么这么在意呢?难道这就是暗恋?”

海维看着弋婷放学回家远去的背影。

“这只不过是好奇心罢了,怎么可能是暗恋呢?本大爷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这样的人呢?连自己都不爱惜的人。”

[切~]想来想去,海维气冲冲的离开了学校。

[怎么感觉自己有点傻呢?]一放学就在公园长椅上吃着快餐开始蹲点了。

[越来越在意了啊!必须弄清楚,不然我的好奇心满足不了啊!]

已经晚上十点了。

“看来今天她是不会来了,自己傻傻的等了这么久,可真白痴啊!”

海维看着手机中的照片,荧幕的亮光突然熄灭,手机被默默地塞进了口袋。

[走了走了,烦死了,艹!!]

海维刚起身一阵微风吹过,刚刚在面前跑过的人.......

[好香啊!]回头看了看。[我去,是她。]

一瞬之间,海维看到了,当时的表情。[怎么好像在哭?]

跑~

二话不说的海维追了上去。[怎么跑这么快啊!不行了不行了,太久没跑步跟不上了。]

虚弱的海维,只能一步一步慢慢走上山。

山上的行人稀少,只要静下心来,便能听到很远的动静。

“哭声?”远处传来了,哭泣声,海维小心的接近着。

看到坐在石椅上,不停哭泣的弋婷。独自的坐着,弯着腰低着头,双手不断擦着眼角的泪水。

[呦!怎么有个小姐姐在哭呢?怪心疼的!]

没有路灯,等察觉时已经站到了弋婷的面前。

“一个,两个,三个。卧槽打不过啊!怎么办。”

[等等,这他妈....]凭借着微弱的月光,这不是上次的三人?

“难道是约好的?每次只要她不开心,都会这么干?”

海维此时陷入了自己的幻想里,不停地猜疑她们的关系。

[不对啊!刚刚的对话不像认识的啊!可是上次就是他们啊!难道故意装不认识,玩的刺激点??]

“要是这样,卧槽,这也太.......”

[我也想试试啊!]

还在一旁的海维静静地看着。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不开心呢?]男人蹲在了弋婷面前,假装关心的语气问着。

[没事的,没事的......]男人的双手放到了弋婷的肩膀上。

弋婷显然被吓了一跳,停止了哭声,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干嘛?]

[不用担心,我们不干嘛,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吧!说出来就好多了。]

弋婷没有理会,推开了男人搭在肩膀上的手臂,想要离开。

弋婷刚起身。[啊!!!!]

男人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巴,另一只手抱住了她的腰。

[快,上来帮忙啊!愣着干嘛?!]

男人呼叫了后面的同伴,三人合力将弋婷带进了黑暗下的树林里。

一旁看着的海维,终于意识到了。

[我他妈想什么呢?虽然搞不懂为什么这样,可是这明显绑架啊!]海维用力咬着嘴唇,嘴角开始溢出鲜血。

“不要多想,不要多想,这他妈明显就是绑架,虽然不明白之前怎么回事,他们什么关系。但刚刚肯定是,肯定是.........”

[艹!!]嘴唇的伤口进一步的扩大了。

“没错就这样,不要多想。上!!跟上去!!”

海维站起了身,向前迈开大腿,准备冲去......

脚未落地,一种违和感,周围的环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跟上一秒有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跑~

“怎么回事?”

虽然这么想着,可是海维还是冲向了刚才的方向。

[这.....]

“好奇怪!!!好奇怪!!从刚刚开始就很奇怪,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周围的气氛就像变了一样,是因为太过安静还是因为我的疑心病?”

[可是.....人呢??!!]

跑上前的海维,只看到了和往常一样的树林,没有半点动静,也没有发现半点人影。

“这....我是不是撞鬼了?”

[喂喂喂!??]海维看着天上的月亮。

[刚刚的月亮可没这么圆的啊!而且这太安静了吧!应该说太诡异了吧!]

焦灼!分不清状况的海维,焦灼起来,不断观察周围,精神异常的紧绷。

沙沙沙沙沙~

“树叶声?”

[不对没有风,我的皮肤没有感觉到风。]

海维猛然的抬起头来,看着树林上的动静...

[死吧~你个废物!]

“耳朵听到了低沉的声音,是在耳边?”

海维的眼珠转向了右边,一个戴着盔甲一样的东西,看不到面容。

[啊~啊~~啊~~~啊——!!!!]身体被贯穿了,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手里像枪孔的东西收了回去,精妙的东西,变为了铠甲一样的东西与手掌结合一起。

[呕~!!]海维呆呆的看着自己吐在地上的血液,还有自己的伤口。

[原来人体内的器官是这样的啊~!]

“连痛觉都消失了,意识也......”

“好困啊!”

.......................

[喂!!!!喂!!!喂————!!]

一声巨吼将耳朵都快震聋,出现在眼前是一个长得违和的大叔。

[你丫的到底给不给钱啊!站在这磨蹭半天了!!!我还要赶着回去睡觉没空陪你玩!!]

大叔的嚷嚷想起了。“我好像是来坐车的,然后,然后站着就又睡觉了?”

[哦!对不起哈~不好意思!]

墨维从口袋中掏出零钱丢进了箱子里面,向后走去。

[真的是!磨叽半天!]大叔还在抱怨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