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旦错过

更新时间:2021-11-29 22:53:05

一旦错过 已完结

一旦错过

来源:落初 作者:刘国强 分类:言情 主角:贾界佟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刘国强的原创小说《一旦错过》,主角贾界佟,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喜欢与爱不能完全分割,如兼职,如孪生,如同体器官。可几千年前有人就拆散她们,至今,至无尽的今后,越拆越紧……柳明名由初级的迷恋女人的身体,经过约分、化简合并同类项后,只迷恋女人的钱。但,他最苦闷的是,像样的“拿不下”,“拿下的”都不像样……有人死了,有人疯了。有人改行,有人归隐,有人改变了人生方向。但世界还在,世界上的人还在,等于说,培养故事的温床还在。就好像鱼被打上来很多,海还在;树被砍伐很多,山还在;卵被取出来很多,鸡还在;秘方被骗去很多,智慧还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03年8月7日,房美月来沈阳整整十年的日子,她回西丰县城买个单间,准备在那里了此余生。只是,不知她想没想过,她的“余生”,很可能要比她已经度过的人生还要漫长?

她不敢在沈阳生活,不敢呆在那块美丽的伤心地。她的脑子很乱。一直为单身和随便嫁出去犹豫不决。她甚至想出一个荒唐的办法:在某一天,她出门后遇到的第十一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如果年龄或其他条件不相当,就认他为哥哥或弟弟。第十一,只是在沈阳十年“排行”的延续。仅此而已。她喜欢沈阳,可又选择了离开。亲生母亲差点杀了她;贾界娶钱为妻;柳明名不可救药——只有佟大志,唉,她不时拿出那对白玉耳钉看看……

20年五一黄金周的第二天,房美月把自己交给一个比她大27岁的独眼鳏夫。他是那天她遇到的第十一个男人。当房美月冰清玉洁的身体横陈在老光棍面前,老光棍大叫一声“我的天!”老鳏夫哆嗦着,眼睛发直,冒火,却不敢碰她。房美月朝他笑笑说,随你,你爱咋样就咋样,因为,我是你的老婆。老鳏夫这才走马上任,拿出花甲老拳王阿里的派头,跃跃欲试,快速发电,要接上颓废多年的“老锈丝”,期待老锈丝如当年那样啪啪打火。可是,老锈丝根本不导电,折了,折成许多碎断。房美月平静地坐起来,抓过床头柜上的卫生纸,把自己身上的脏物擦了,又抱过这个非洲难民似的老鳏夫说,别急,还有下回呢。不,还有好多回呢。老鳏夫说,对、对不起。房美月拉一下老鳏夫的胳膊,瞅着他褥单挂在架子上一样密集的松皮褶子说,不,你很好。

后来房美月查了日记,此时,离贾界死六个月零三天,离她回西丰老家买房子又被万答的电话催回来,八个月零九天。2003年8月7日,房美月刚买完房子就连夜赶回了沈阳。万答在电话中这样催她:你赶快回来吧,越快越好,贾界离开你就完蛋啦!

外表看,贾界一点完蛋的迹象都没有。身体很好。与当年大学足球场上那个“马户单刀”相比,只是胖了些。但,发达的肌肉仍耗子一样在脂肪里拱起一个个不小的包。晚上,贾界死死搂住房美月:“我怕,我怕啊。我要让妈妈搂着我睡。”他妈妈早已作古。即便在身边,一个瘦小干枯的七旬老人,又能怎么样呢?“别怕啊孩子,我是妈妈。”房美月一边搂着贾界,一边泪流不止。谁能想到,一个富比王侯的数亿富翁,一个名声显赫的上市公司大老板,竟成这个样子!这些天,贾界一个人不敢进办公室,一坐在那个超豪华的大班台前,就有假想蒙面刺客进来;不敢上街,怕被绑架;一个人连电梯都不敢用,偶尔用了,上到二楼就吓出一身汗。房美月让他上医院,看看心理医生,贾界差点没瞪冒了眼睛:世界上最危险的就是医生!他可能配错药,可能打错针,也可能是侦察我有多少财富的“线人”。这还不算手术刀呢,手术刀是什么?手术刀是凶器啊,凶器啊你懂不懂?但是,哪怕贾界夜里吓得直哆嗦时,怀里也死死地抱紧那个小兜,兜里装着一串“钱屋”的钥匙。一共九把。看到这里,聪明的读者已经猜到,只有这九把钥匙,才能打开我在本小说开篇写的秋比诗花园19楼的“钱屋”。贾界睡着了,房美月不拿自己当外人,怕窝在怀里的兜子硌着贾界,轻轻地挪一下。贾界一把抢在手里,呼地坐起来,如临大敌那样吼叫:你要干什么?!稍稍平静,他才一个一个数钥匙,连数三遍,确认对了,才把九把钥匙装进兜里,躺下,把钥匙压在胸下或腹下。有时候,贾界还要去“钱屋”看看。走之前,他还严肃地告诫房美月:“不许跟踪我!”其实,此刻他生命倒计时的日历已越翻越薄,还剩四十多页。

1994年五一节,当今盛行的“黄金周”策划尚未出笼,贾界已提前消费了,旅游了整整七天。跟“眼白”。他却对房美月说,陪客户。一个能改变我们命运的大客户。很快,贾界顺着“眼白”这条藤子,摸到一个“大瓜”,“眼白”的父亲,一个掌管数十万吨钢材资源的国企总经理。这个准岳父果然敞亮,丝毫也没怀疑贾界只是个过眼云烟的冒牌姑爷,俨然把他看成可以继承皇位的“附马”,要好好培养,点“底火”。他以压缩锈蚀钢材库存为由,大笔一挥,批给他一千吨“锈蚀钢材”。一千吨啊,贾界的脑袋嗡地一下大了,自己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捧着那个有着总经理龙飞凤舞签名的批条,手都抖了!眼睛对不上焦距。焦距好歹调实了,又吓了一跳,我的妈呀,每吨单价一千一百元!手再次抖了起来。呼呼喘粗气。血脉贲张。这个价格,比市场上便宜一倍还拐弯!其中“盘圆”八百吨,螺纹钢四百吨。这可都是市场上紧俏的东西啊。什么“锈蚀”啊,只是个借口而已。能刮上“锈蚀”边的,只是少量颜色深些的浮灰,总计不到三十吨。贾界每吨加了翻倍的价,往市场上一拿,“哄”地一下,抢了!贾界终于成功地对个大缝,狠狠地赚一把。123万块轻松入账。

就在贾界的生意跳上“K线”的顶尖,房美月的情绪却一连几个“跌停板”。只拿张年轻母亲的照片,仅凭她右下颌有个痦子的记号,和那个巴掌大的字条,不知道叫什么姓什么,找到母亲真是难于上青天。贾界经常酒气熏熏,常常几天夜不归宿,偶尔回来了,踉跄着一顿虎啸龙吟、吞云吐月,让海鲜飞龙娃娃鱼残骸都退了货,弄得满屋子馊臭,再一头扎到床上,不知己为何物,今昔何年。纯真的房美月丝毫也没怀疑丈夫已让“眼白”连续消费,隔三插五把俘虏放回来签个到,在房美月身上象征性地“划卡”考勤。贾界怕露馅,也不时良心回归,逼迫自己跟房美月对付一下。可不行。心里揣那么多心思,男根能不消极怠工吗?鼓捣满身汗,呼呼喘,还是管不住消极怠工的家伙。败下阵来后,贾界说,太累了。一累,那东西就不行了。房美月深信不疑。让他歇歇。可他偏偏要“划卡”。那就划吧。有几次,贾界连“卡”也划不了。只会“指纹触摸”。简直荒唐之至。那时候“划卡”已算前卫的考勤方式,指纹触摸产品尚未投放市场呢。被他称为“玛丽莲·梦露转世”,“比英国王妃戴安娜窈窕多了”的房美月的玉体亮在眼前,贾界竟只在“城外”逡巡。他不服。他以为自己仍然是只采花的蝴蝶。可蝴蝶刚刚让“眼白”淋湿,一连湿了多次。此时,湿翅膀只能胡乱地扑打、翻飞,却找不到闭月之花。只有一条路可走,“指纹触摸”……

每次过后,房美月都要流泪。心疼不已。为贾界的“工作”之累。每当这时,贾界心中也升起缕缕愧意,想“洗手”。但他不能。从这个时候起,他的兴趣重点已大举移师,为了钱。有时候,贾界还幽上一默:美月,这样也好,省得你遭罪。贾界是指怀孕的事,房美月刚刚打了胎。

“联合国楼”热闹依旧。“一”字露天阳台上,“七彩旗”日升夜降。隔几天一个“晚会”。“各国”邻居们混个脸熟,见面都打声招呼,或来个“咧嘴式”浅笑。房美月早就走惯了这个黑乎乎的楼道,躲水泥楼梯上的伤疤,再也没碰滚过葫芦头。另一个值得庆幸的利好消息是,“白条鸡”夜里不再拍墙了。白条鸡告诉房美月,她不再“干大活”了,要是遇上个好男“搭伙”,还可以考虑考虑。噢妹子,像你一样,单贴。单贴?像我一样?房美月惊愕不已。白条鸡这才啪啪拍两下自己超级“喜之郎”果冻一样的前胸,连着说了一串子对不起。房美月浅笑一下,不在意的样子。房美月知道,白条鸡这样做,起于那个早上。那个早上,“白条鸡”被一个过完夜不给钱反而拳脚相加的男人欺负了。白条鸡穿着三点式破门而逃时惊动了本层公民,男公民们几乎倾巢出动,将那个家伙狠狠扁了一顿。白条鸡是挺招人烦的,但好歹也是“联合国楼”的公民,哪容外人可楼道撵着打?那家伙爬起来哆哆嗦嗦地问,你们、你们是她什么人啊?不知谁说了一句,我是她的大弟弟,你欺负我姐就不行!我是二弟弟!我是三弟弟!那一刻,白条鸡一下子有了九个弟弟!白条鸡瞪大眼睛瞅瞅这个,再瞅瞅那个,扑通一声跪下,感极而泣。房美月连忙上前拽起她,陪她落泪。安徽木匠替白条鸡穿上衣服。温州钟表匠给她送来果子豆浆。白条鸡说,对不起了兄弟,我、我不是人哪!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河北油漆工脸胀得通红,说,谁也别笑话我姐,大家都不容易。四川的厨师说,大姐,要信得过,你跟我学厨师吧,将来兑个小饭馆自己干,省得受人欺负!

房美月为此流了半天泪。感动的。她曾为自己刚来时瞧不起这些人而惭愧。别看这些小人物破衣烂衫,粗了吧叽,说话大嗓门,当危险来临时,他们会不计后果地挺身而出!恰恰那些有地位的“君子”们,遇事远远地躲,怕“粘包”。她多次发出这样的感叹:小人物的血是热的,心灵是纯洁的。心灵的美好,不在外表,也不在地位高低。后来她一想起这个场面,眼窝就发潮。以至几个月后贾界说要离开这里时,房美月那句“还有点舍不得”,竟让贾界骂了一句:这种破地方你还呆上瘾了,什么层次啊你?

搬走那天,房美月特意向白条鸡告个别。白条鸡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一只手伸出来一半,又下意识地缩回去,跟自己的另一只手勾一块,不自然地搓着。房美月主动抓住她的手:“大姐,我会来看你的。”

白条鸡赶紧缩回自己的手。

房美月再次抓过白条鸡的手,紧紧攥着,笑眯眯。

白条鸡大为惊愕:“妹子,你……不嫌我脏……”

感激不已。

房美月深情地看着她,欲言又止。仅仅是握一下手,竟让这个风尘女子如此感动。房美月从未问过她的身世,因何沦落,家境如何。但房美月觉得,这是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但是,握下手就感动成这个样子的细节,房美月的心猛地一抖。眼窝潮润。这一刻,她想起怀里那张发黄的字条:

未曾见面的恩人:

给您添麻烦,我深感愧疚。但孩子是无辜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求求您,给她一条生路吧。孩子的生日为:1972年6月17日。

一个不幸的沈阳女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