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女配要逆袭全文阅读完整版在线阅读 王灵莫静小说全文阅读

快穿之女配要逆袭全文阅读完整版在线阅读 王灵莫静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20-05-05 03:35:08编辑:海若 作者:一池江湖 人气:

《快穿之女配要逆袭》是一池江湖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快穿之女配要逆袭》精彩章节节选:与此同时,被一群故作高傲的花痴们堵在出校门路口的莫笙,看着她们一身特意修剪过的校服和细胳膊细腿的弱鸡样,笑的明媚而诡异“我说,快把

快穿之女配要逆袭

推荐指数:10分

《快穿之女配要逆袭》 第八章 武斗富家女们 免费试读

与此同时,被一群故作高傲的花痴们堵在出校门路口的莫笙,看着她们一身特意修剪过的校服和细胳膊细腿的弱鸡样,笑的明媚而诡异“我说,快把路呢,给我让开。不然,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你们做出惨绝人寰的暴力行为,可不负责哦!”

    花痴女们一听,想起那个快准狠的过肩摔,都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却还是后援团主席,强装镇定地开口“我告诉你,丑地瓜,是你不要脸地纠缠骆闻的,还可笑地去告白,最后,竟然敢那样对骆闻!你怎么这么没有自知之明,还是说你从来都不敢照镜子,看看自己寒酸丑陋的样子!”

    莫笙看向她,危险地眯起双眼,声音已带了点火气“是啊,我丑,但总好过一群只会躲在暗处,胆小鬼般暗恋着某人,要来的光明正大吧!”

    “你……”

    “还有……”她狠狠地打断对方,抖抖身上肥壮的肉,表情狰狞“再他妈不让老娘走,老娘就把你们一个个傻花料,打成一片真的地瓜干!”

    “对了,忘了说,老娘黑带九段。”然后,她端了个跆拳道正宗的起式架,摆摆手“不信,就来试试,群上也可以。”

    一群花痴,向来都是小公主般的娇娇女,那会打什么架啊,口上虽说着,要怎么给莫笙颜色看,但实际上,最多只是动动嘴皮上的功夫。虽然她们说话真的狠毒,有时可以轻易摧毁一个人的未来。

    所以,富家女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脸色铁青,却不敢上莫笙身前一步。

    最终,看着莫笙越来越不耐烦的神色,和隐隐要动手的冲动,都只好默默让了路。

    莫笙回到原身记忆中的家,想起要面对“莫笙”的父母,有些不自然地堆砌起亲切的笑,心里却很是没底。

    在第一个任务世界,因为莫家父母早亡的原因,她不需要面临叫从某种意义上完全是陌生人爸妈的尴尬,而这次她不仅要叫,还要日日面对。真是够呛啊!

    这样想着,却还是不得不进了家门。打开门的一瞬间,她就被屋里的一片狼籍,惊得目瞪口呆!

    茶几碎了一地,茶水也洒了一地,碎的玻璃和家具摆设也铺乱了一地,到处都是被暴力洗劫过的糟乱。

    她看到原身的父亲,坐着客厅唯一整净的牛皮沙发上,安抚着穿着妖娆,浓妆艳抹的女人,脸上油腻腻的温柔,让人厌恶。

    而他真正的妻子跪坐在客厅角落的地上,衣衫凌乱,哭的像个泪人,脸上是红肿的打痕。

    却在听到开门声后,看到放学归来的女儿。而飞快止了低泣,草草擦了脸,强装出慈爱的笑,一脸温柔地问莫笙“阿笙,放学回来了啊,快进屋学习,妈这就去给你做饭。”说着,就想把自己的女儿推进卧室,不愿她看到这些家庭的污渍和绝望。

    莫笙也这才想起莫耕田——原身的父亲,自从中了彩票,就嫌弃起糟糠之妻了。被老家一个问讯而来投靠的远方表妹,勾的神魂颠倒,还称那个不要太骚的艳女人是自己小时候的小青梅。更气人的是,嫌和自己共苦共穷了二十年,仍不离不弃的妻子,只给自己生了个女娃。于是,光明正大地整日在外花天酒地,回来对着家人就是借着酒疯地非打即骂。

    而这次,看样子是一点也不准备掩饰了,直接把青到都绿黑色的梅,带回家,竟要登堂入室了!更让莫笙气愤的是,原身之所以过的那么惨,死的那么绝望,和这个自私自利的中年男人,有一半的原因。

    这样想着的莫笙,不自觉地站在原地,看向莫耕田的眼神是赤裸裸的鄙弃。

    而早就嫌弃莫笙是个女娃的莫耕田,察觉到这毫不掩饰的鄙弃,表情瞬间狰狞起来。直冲冲地到了莫笙面前,扬起手,就想像平常对李慧英一样给个巴掌。

    而莫笙比平常人高了几个点的力量,可不是白涨的。轻易架住这个力道狠历的手掌,莫笙尽量和缓脸色“爸,看在我还叫你一声爸的份上,赶紧把那个跟鬼画符一样的女人撵走,和我妈好好过日子。你能娶到我妈这样的好女人,是你祖坟冒青烟修来的富。所以,不要作孽,不然自作孽的活该,没人会陪你负责!”

    莫耕田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却在反应过来后,伸出脚,把在一旁想要护着莫笙的李慧英——原身的母亲,狠狠踢到在地。然后在莫笙的无法置信下,伸出手,趁着莫笙的错愕,狠狠一巴掌,扇在了莫笙脸上。

    表情里竟是病态的快意,嘴里的话,同样不堪入耳“真他妈一对养不熟的白眼狼!也不想想是谁供你们吃穿,天天吃老子的,喝老子的,住老子的,结果倒好,大的敢和我顶嘴,小的敢和我顶撞!也不想想,”他指着莫笙的鼻子,“是谁花大钱,把你送进樱圣高中上学的。难怪在学校里混不好,就你这样对老子的态度,什么你他妈都配不上!”

    这一脚一掌一说,当真是快准狠,轻易摧毁了很多美好的东西,比如李慧英仅剩着,微弱燃着的念想。明明在前一秒,她还想着,只要忍忍,再忍忍,一切都会过去,家会好的,人会好,自己也会好的。

    而现在她捂着被踹了一脚的肚子,看着坐在沙发上,笑的花枝乱抖,脸上是毫无顾忌看好戏的幸灾乐祸的,莫耕田口口声声的所谓青梅的女人。突然也跟着笑了,笑的像开在盛期的娇艳牡丹,突然整朵整朵的坠落,落下一地绚烂的华丽。

    然后,她站起来,拉着想要将莫耕田胖揍一顿的莫笙,把她护在身后,她说“莫耕田,我们离婚。你的钱,我一分也不要,我只要莫笙。”

    莫耕田刚被她的笑惊艳了一眼,却在听到这句话后,回过神,“你说什么?!”

    李慧英只好直视他的眼,一字一顿,她说“如你所愿,我们离婚吧。”

    莫耕田一脸狂喜地看向她的眼“你终于愿意和我离婚了?!”

    李慧英缓慢却坚定地点了头。“你把你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拿出来吧,我签。”

    于是,在莫笙一脸懵逼的情况下,情节就逆转了。原身一向逆来顺受,任打任骂的母亲,自己提出了离婚。

    事后,和李慧英住在不足2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的莫笙,忍不住问她为什么,突然就离婚了,以前不是死也不愿意地信奉着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傻女人吗?

    而李慧英只是摸摸她的头,笑的一脸洒脱“这有什么啊,妈就是想开了呗!再说了,他怎么打妈,怎么骂妈都可以,但是他不能打骂我的宝贝女儿啊!”

    莫笙仔细想了想,原身的确没被自己父亲这么狠地打骂过。是自己穿过的蝴蝶效应,连带着莫耕田对她们母女俩的狠意也深了几分。

    然后,她扑进李慧英的怀里,穿过来第一次真情真意地叫了声妈。

    无论你身在那个时空,那个时代,母亲对自己孩子的爱意,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