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超品养女太撩人免费阅读无弹窗精彩试读 乔一诺小姐小说完整版章节目录

超品养女太撩人免费阅读无弹窗精彩试读 乔一诺小姐小说完整版章节目录

时间:2021-08-03 01:38:19编辑:阿颖 作者:山溪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山溪的原创小说《超品养女太撩人》,主角乔一诺小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 一夜回忆,满满的思绪。在晨曦来临之前,乔一诺已经决定,不管这次爸爸能不能醒来,她都不再去做什么不着边际的明星梦,不再想进什么娱乐

《超品养女太撩人》 (三)多事之秋 免费试读

一夜回忆,满满的思绪。

在晨曦来临之前,乔一诺已经决定,不管这次爸爸能不能醒来,她都不再去做什么不着边际的明星梦,不再想进什么娱乐圈,踏踏实实地找一个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

这是爸爸的期许,她一定能做好,让爸爸高兴。

咚咚,乔一卓敲了两下玻璃门,把乔一诺从沉思中唤醒,她起身走出ICU病房。

“姐,你去歇息一下吧。”

“不用了,你盯着爸爸,我去洗把脸。”

乔一诺进到洗漱间,盯着镜子里那张脸,狠狠被吓了一跳,浓妆艳抹也难掩的苍白和疲痹不堪。这才一夜的功夫,和站在领奖台上的那个乔一诺已经是判若两人。洗簌间准备的香皂质量还是蛮好的。

昨晚的妆容被洗的还算干净,人也感觉轻松了许多。

乔一诺从洗簌间出来时,天已经大白。

谢玉梅带来了早餐。

乔一诺和乔一卓都没有什么胃口,谢玉梅坚持叫他们两个先吃点早餐。她说,她想单独陪乔震民一会儿。

乔一诺知道,虽然爸爸妈***感情并不是特别的好,但是从谢玉梅猩红的眼睛看得出来,她也是伤心的吧。

乔一卓拍了拍谢玉梅的肩膀,转身走向旁边的休息椅。

乔一诺一抬眼对视上了谢玉梅埋怨的眼神,她本想说几句宽慰的话,竟内疚到不知如何开口。此时此刻,一切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只有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天保佑,爸爸能尽快醒过来。

乔一诺默默离开,和乔一卓在长椅上打开早餐袋子,是小笼包和豆浆,看上去还不错的样子,可是乔一诺没有任何食欲。

“一诺,一诺。”有个男生在叫着乔一诺的名字,很远的距离她就能听得出来,是唐少东。

唐少东是乔一诺的大学同学,彼此很有好感,但仅限于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并没有捅破那张窗户纸。

唐少东方方正正的国字脸,浓眉大眼,很有男子汉气概,可偏偏喜欢服装设计。以前,乔一诺每每拿这个笑他,他便一本正经地强调,服装设计是我终生的追求,为了这个,我可以放弃一切。乔一诺便不敢再问下去,她怕,她再问,唐少东会说,如果在她和他的梦想之间选择,他会偏向后者。

算了,即便知道答案,也能理解,男人嘛,事业为重。

乔一诺抬头,只见唐少东一边向她跟前奔跑着,一边喊叫着她的名字。

乔一诺起身向前走了几步。

“少东?!”

她奇怪唐少东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了医院。

站定在乔一诺面前时,唐少东还是气喘吁吁的。

唐少东读懂了她的眼神,开口说道。

“昨天晚上,见你急匆匆冲了出去,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今天早上,我打开手机。你看,全是你的消息,铺天盖地呀!”

唐少东说话的同时,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轻轻地滑着。

微博,微信,江城吧,江城那些事,江城新闻……

乔一诺大略地扫了一下,她的名字铺天盖地呀。这阵势,绝对的一夜成名。

好名?恶名?

“有说好的,也有说不好的。不过,我真是佩服这帮记者的嗅觉,一夜之间,竟挖出这么多真假难辨的内幕。一诺,你得有个思想准备呀!”唐少东满脸的担忧。

唐少东还贴心地给她带来了伪装的道具:帽子、口罩和墨镜。

乔一诺接过道具攥在手里,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曾经渴望的一夜成名。呵呵!真是讽刺!不过,还是小心些吧,于是,大热的天,她出门像月婆一样,闷得难受。

乔一诺吁了一口气,淡淡地开口,“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只希望爸爸能早点醒过来。”

既然决定不进娱乐圈发展了,所谓的新闻、炒作、甚至绯闻,乔一诺都不想去搭理。

等过些日子,或许明天,江城再发生什么新闻事件,人们自然不会再关注她了。

“只怕是树欲静风不止。”乔一卓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侧,并搂住了她的肩。

乔一卓,刚过十八岁,是个俊俏的男孩,黝黑的皮肤,阳光帅气,浑身散发着一种军人的冷硬气质。

唐少东的眸子微微眯着扫过乔一卓的脸,又挪到乔一诺的脸上,带着询问的眼神。

“我弟弟。”

乔一诺赶紧介绍道,也算是解释。虽然她和唐少东的关系,一直没有正式的确定,但彼此是心知肚明的。这两年她一直在等唐少东主动开口,可就是迟迟不见他表白。

有一次,她无意中看到了唐少东的日记,才知道,原来唐少东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乔一诺,虽然两人都是被收养的孩子。可是乔家家境优越,乔震民更是对她视如己出,乔一诺又是江大公认的校花。而唐少东这么多年和捡破烂的奶奶相依为命,连学业都是一位好心的法籍华人在资助。

唐少东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投地,在事业上有所作为,才有资格和乔一诺比肩。

虽然乔一诺并不在乎这些,但也考虑到男人的尊严,算是默认了,并不逼他。

“我同学唐少东。”乔一诺向乔一卓介绍道。

“你好!”

“你好!”

唐少东和乔一卓异口同声,都是冷淡疏离的语气气,没有因为她这个纽带变得热络,那目光像是看着潜在的情敌。

话音刚落便看见医生、护士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乔震民的病房。

是查房的,正好再问问爸爸的情况,乔一诺这样想着便跟随着一行人的脚步,来到了病房的门口。

过了一会儿。

主要负责的医生和谢玉梅交流了乔震民的病情。

医生一行人刚走,谢玉梅的手机就响了。她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来电号码,表情有些异样,但仅仅是一闪而过,随即便快速地出了病房移步到走廊的角落里接听。

乔一诺隐约听到一句:你做得很过分。

是什么人做得很过分?

难道是她的玉梅地产出了什么问题?

这么多年,谢玉梅打着乔行长夫人的名头,在商场上周旋,她的玉梅地产从来没有过资金短缺的困扰。如此,才会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形成不小的规模。

乔一诺站在病房门口,正在琢磨着谢玉梅的怪异行为。

这时,谢玉梅已经接完电话走到乔一诺身旁。

谢玉梅犀利冰冷的目光落在乔一诺的脸上,数落道,“如果你不去参加什么选美,不撒娇非让老乔赶回来参加颁奖礼,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如果老乔醒不过来,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乔一诺鼻子一阵酸楚,双眸不受控地泛起温热。如果她再不顾一切地进什么劳什子娱乐圈,估计母亲会恨她,乔一卓也会恨她吧。

“医生的话,你们也都听见了,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等。待会儿会转到普通病房,看护负责照顾。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一个两个都杵在这里,影响你爸爸休息。”谢玉梅大家长的语气。

“我想留下来陪爸爸。”乔一诺和乔一卓异口同声。

谢玉梅走到乔一卓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次总共的假期只有五天,现在也没有剩两天了。赶紧准备准备回去吧。别忘了,你是军人。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爸爸的。”

“是啊,放心吧,有我呢。”乔一诺侧身对着乔一卓说。

“可不是!没有你。你爸爸这会儿还在A市参加活动呢,怎么可能躺在这里。”谢玉梅挖苦的语气,埋怨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像冷兵器在扎她的心。

乔一诺并不打算反驳什么,的的确确是因为她,是她的任性害了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爸爸,她只有好好地照顾爸爸,陪着爸爸来弥补自己的过失。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姐姐,爸爸出车祸,难道是她希望发生的吗?”乔一卓在一向强势的谢玉梅面前很少顶嘴,这次也是觉得她真的有些过分。

“都离开!”谢玉梅有些气恼。家里面这两个男人,怎么个个都护着乔一诺。谢玉梅的脑海里突然闪过“狐狸精附体”几个字,再次下赶人令,“我说都走,没听见吗?”她险些失控。

乔一诺、乔一卓极不情愿地离开了医院。

乔一诺不知道的是,等她们出了医院的大门后,谢玉梅趴在乔震民的床头哭得泪眼婆娑。她更不知道,谢雨梅在心里说了许多少遍:震民,对不起。可是,你知道吗?我也是身不由己。

出了医院,乔一卓回家收拾东西,准备返回部队。

他是军人,身不由己。

乔一诺回家换了身衣服,在唐少东的陪同下,回到了学校。临近毕业。同学们大部分都出去实习了。她前一段时间忙着参加比赛,寝室里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收拾。

寝室的姐妹大概是好久都没有人回来住过了。原来热闹无比的房间冷冷清清,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乔一诺用手摸了摸书桌上的灰尘,看见了自己床上的两个大纸箱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寝室的姐妹帮她收拾的。她们都找到工作了吗?玲玲之前说是想去那家财经杂志实习,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玲玲的电话,彩铃响了很久,才听到玲玲的声音,“诺诺,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我打你手机,为什么一直都不接。自从昨晚你冲出了演播大厅,我一直很担心你。我刚还到医院去找你了,你母亲说你离开了。”

“我没事。你呢?”

“我到风潮集团上班了。那家财经杂志只要一个人,吴倩也想去,正好我就把机会留给个她。我表姐是风潮集团人事部的一个小经理,所以我就去了风潮。哎呦,反正都是好姐妹吗?无所谓的。”

玲玲的碎碎念开始了。你只要问一句,她能给你答十句,甚至二十句,“诺诺,你都不知道,你现在都成江城的风云人物了。早上的总裁会议,几个大股东吵得不可开交。哎呦,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我现在上班时间,不能煲电话粥,要不然会扣奖金的。晚上七点老地方,等你。先挂了。”

不等乔一诺回复,对方已经挂断。

这就是玲玲,一通电话,乔一诺就只说了五个字。

“走吧,送你回去。”趁乔一诺和玲玲通电话的空档,唐少东把她的东西全部搬到了出租车上。

从江大到乔一诺的家里,半个小时的车程。

在出租车里,唐少东第一次主动拉起了她的手。

乔一诺的手瞬间像触了电,止不住一阵酥麻和颤抖,这种感觉很快便蔓延到心脏的位置,瓷白的脸颊泛起了桃红。虽然才是初夏,天气并不炎热,可她的手心里不断地密密麻麻冒汗,心也跟着乱了节奏。

少女的心啊,羞答答。

她低着头,不敢对视唐少东的眼。

“一直资助我的那位法籍华人,希望我到法国去深造。她愿意给我提供一切帮助。”唐少东突然开口,带给她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

“所以?”

乔一诺抽回手,抬起头,清澈的目光注视着唐少东深邃的眸子。那是她熟悉的眼神,深邃且忧虑,或许是家庭的原因,让唐少东的眼神永远带着淡淡的忧虑。举止和行为比同龄的孩子都成熟,说话做事都很懂得尊重人,替别人考虑。

“诺诺,如果你不同意,我准备拒绝。”唐少东再次执拗地握紧了她的一双嫩手,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话说,乔一诺还是低估了自己在唐少东心里的分量。

“几年?”

她在心里说了一千一万遍,我舍不得你走,舍不得……,可嘴巴就不听使唤地问出了那两个字。她在心里腹谤自己,乔一诺,你就是个白痴。

“三年。”

“我等你!”

这算是确定了关系吗?这算是自己主动了吗?乔一诺又在心里腹谤自己。可是看过了他的日记,明白了他的心意,自己便不能再自私。

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吃个定心丸。

“少东,突然间,我特别想哭。可是我知道不能哭”乔一诺倒在唐少东的怀里,一副小女孩的娇俏模样。

“傻!又不是不回来了。最多三年。我一定风风光光地向你求婚。”

“嗯!”乔一诺拼命地点头,笑容里夹着着晶莹的泪花。

“走,老规矩,请你吃麻辣烫。”

“先把东西送回家吧,反正那家麻辣烫离我家不远,再走过去也来得及。”

两人先把乔一诺的东西送回去,又步行去了他们以前经常去的那家麻辣烫馆。

唐少东第一次提出请她吃饭的时候,问她喜欢吃什么。她知道唐少东的家庭条件,又要照顾他的面子,不能自己付钱,就说自己最喜欢吃麻辣烫。他便领她去了那家胖嫂麻辣烫馆。

他说他经常光顾,味道真的很好。乔一诺第一次去的时候,还是半信半疑,谁知,一吃便爱上了。从此,两人就成了胖嫂麻辣烫的老顾客,还介绍了很多学校的同学过去。胖嫂每次见他们两个都格外的亲热,如老朋友一般,说话拉家常。

本来挺美味的麻辣烫,放进乔一诺的嘴里,如同嚼蜡,甚至有些发苦。她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怎么啦,没胃口?”唐少东见状也放下了筷子。

“可能是上火了,没事,你快吃吧。”乔一诺勉强挤出些许笑,比哭还难看。

唐少东到吧台上买了一桶绿茶递到乔一诺的手上,“喝点吧。”然后快速扒完了自己碗里的麻辣烫。

……

离开胖嫂麻辣烫,唐少东给他奶奶稍带了一份麻辣烫,乔一诺便叫他赶快回家。自己赶去赴玲玲的约。那可是半分钟都不敢迟到的。要不,碎碎念模式肯定启动,没完没了,她怕耳朵长茧。

这时, 一阵好听的手机铃声响起。

乔一诺摸出手机看,来电显示玲玲,摁下接听键放到耳边,“还不到七点啊,我马上到了。”

“诺诺,你赶紧到帝都娱乐城这边来。”电话那头玲玲带着哭腔。

“怎么啦?”乔一诺的心倏地一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超品养女太撩人

超品养女太撩人

作者:山溪 类型:言情 状态:完结

《超品养女太撩人》可以,凑合着看,无聊打发一下时间。

小说详情